《驚!我的夫君會讀心》[驚!我的夫君會讀心] - 第9章 不是一類人(2)

>心口不一,嚴離也不戳穿她。

這樣也好,她有喜歡的人,興許在自己拿到解藥之前,她就覺得自己礙事放自己離開了。

暮色四合,嚴謹來到嚴秋荔的院子里。

面對他嚴秋荔總是覺得忐忑,於是就拉了嚴離給自己壯膽。好歹如今她都成了親,當著嚴離的面,嚴謹應該會給她留點面子。

「二哥,陸哥哥已經回去了,他說改日再來找你。」嚴秋荔先發制人。

嚴謹微微愣住,陸清硯不是說他找嚴秋荔有事嗎?

「嗯。」嚴離點頭,然後上下打量嚴秋荔。

她越發緊張,一時間竟忘了亭子倒塌的事跟她沒有任何關係。

「你有沒有受傷?」短暫的沉默後嚴謹再次開口。

嚴秋荔長長的舒一口氣,她朝嚴謹擺手道:「我什麼事都沒有,那亭子倒塌之前我就離開了。」

嚴謹想起剛剛大嫂跟他說的話。

「枝枝好像是特意將我們引出那亭子。」

特意嗎?怎麼可能?

來嚴秋荔這裡之前,嚴謹將她這幾天的行蹤摸得一清二楚。

成親後嚴秋荔好像改了性子,不再跟着嚴恆出去胡作非為,而是每日圍着嚴離轉,嚴離前段時間身子不好,嚴秋荔從不自己出門。

這幾天嚴秋荔也沒有接近過那座亭子,不可能做手腳。

嚴謹也不相信嚴秋荔會在自家亭子里做什麼手腳。

他看着嚴秋荔長大,知道她是什麼性子,嚴秋荔在外雖然刁蠻跋扈,面對家裡人卻乖巧溫順,一張嘴跟抹了蜜一樣,最會哄人,就是對家中下人她也很少訓斥懲罰。

她絕不會做傷害家人的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