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我的夫君會讀心》[驚!我的夫君會讀心] - 第9章 不是一類人

「盼晴,你去看看二哥怎麼還沒過來。」

坐不住,嚴秋荔便命盼晴去找嚴謹。

面對陸清硯她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也害怕他會問一些自己答不上來的問題。

「不必了,我突然想起還有些事要處理,就不陪枝枝閑坐了,晚些你哥哥過來,你告訴他我改日再來找他。」看出嚴秋荔的不安,陸清硯主動提出告辭。

沒見到嚴秋荔之前他就覺得她這門親事來得倉促又蹊蹺,見到人之後他越發篤定自己的猜測。

只是現在他想不到嚴秋荔為何突然成親。

「既然陸哥哥有事,我就不留你了。」嚴秋荔鬆一口氣。

命盼晴將人送出去,嚴秋荔癱在圈椅里,心不在焉。

「你喜歡他是不是?」嚴離不知道什麼時候起身來到她面前。

愣了好一會兒嚴秋荔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什麼。

「你不要亂說。」反應過來的嚴秋荔坐直身子。

從沒有人問過她這個問題,如今問的竟然是自己的夫君,她又驚又羞又愧。

「你喜歡他為什麼不嫁給他?」嚴離繼續問。

城主家的小公子,嚴謹的好朋友,又是她喜歡的人,她不嫁給這樣的人,給自己下藥做什麼?

「我和他不是一類人。」嚴秋荔表情嚴肅。

這是二哥告訴她的,所以她深信不疑。

退一萬步說,就算陸清硯願意娶她,可她聲名在外,想來陸家是不會答應的。

「我和你是一類人嗎?」嚴離嗤笑。

嚴秋荔盯着他。

【當然不是,我是嚴家大小姐,你是街邊的乞兒。】

「我和夫君天作之合。」她笑顏如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