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我的夫君會讀心》[驚!我的夫君會讀心] - 第8章 吃虧

嚴秋荔想到自己最後一次被退親,陸清硯特地來安慰她。

「枝枝以後一定會有一個很好的夫婿。」他這樣說,語氣真摯。

其實那時候嚴秋荔並不覺得難過,但她還是壞心思的問他:「像你這樣好嗎?」

陸清硯有些驚訝,又問她:「枝枝覺得我好嗎?」

嚴秋荔被他吃驚的表情逗笑。

她當然覺得陸清硯好。

陸清硯是城主家的小兒子,和她二哥自幼相識,他溫柔儒雅,沒有官宦子弟的盛氣凌人,也沒有她二哥對她的苛刻嚴厲。

他會聽嚴秋荔說一些無聊的小事,會認真的給她講解那些晦澀難懂的書,也會在她闖禍後給她收拾爛攤子,然後不把這些告訴嚴謹。

當嚴秋荔真的想嫁人時,陸清硯就是她第一個考慮的人。

只是她沒有把握,他那樣好,好得跟自己好像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他會喜歡自己嗎?他會願意娶自己嗎?他家裡人會同意他娶自己嗎?

嚴秋荔沒機會問出自己心頭的疑問,因為嚴謹說他們不是一類人,因為陸清硯離開潯城去接他的表妹,聽說兩人有婚約在身。

所以陸清硯沒走幾天,嚴秋荔就給嚴離下了葯。

一次又一次,這回她不想成為被落下的那一個。

「雖然你沒能喝上我的喜酒,但你成親時我一定會送一份大禮。」嚴秋荔語氣很是大方。

她雖然曾經把陸清硯看做夫婿的首要人選,但不曾告訴過其他人,如今自己成親,往後也不會有人知道她曾有過這樣的想法。

這麼一想嚴秋荔心底就有了底氣。

【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成親,總歸不會太久。】

眼神在兩人之間打轉,嚴離心底有了猜測,看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