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最後的紙紮店》[驚悚:最後的紙紮店] - 第二章 夢

此時未知的恐懼在我心中不斷蔓延,之前也偶爾聽爺爺提起過,紙人不畫眼睛,是怕它通靈,招惹到不幹凈的東西。

萬萬沒想到自己白天剛畫完眼睛,現在紙人就不見了,這讓我這麼多年建立的世界觀瞬間崩塌。

同時我也意識到自己可能闖禍了,只好把自己反鎖在倉庫中,門窗緊閉,手電筒的亮度開到最大,藉此給自己壯膽。

我就這樣一直蜷縮在角落中,直到天邊逐漸泛起魚肚白,才走出倉庫,不知是因為天氣的炎熱,還是因為恐懼,上衣已經被汗水浸**。

在倉庫的那段時間,我無數次的安慰自己,可能看錯了,或者放到了別的位置,可是天亮後,我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沒有發現那個紙人。

它真的不見了!

就在這時,敲門聲再次響起。

咚咚咚!

「開門!我來取貨了!」是那個中年男子。

因為紙人的消失,面對他我有些不好意思。「大哥,那個紙人不見了,要不我把紙人的錢退給你吧。」

「不見了?你和我開玩笑呢?那玩意還能長腿自己跑了?」男子的情緒異常激動,看樣子應該是有急事。

「這樣吧,要不我現在給你做一個?不過估計要下午才能完事。」

「不必了,你把紙人的錢退給我吧,其他的我就拿走了。」

說罷男子將替身娃娃和別墅搬到了車裡,就在我準備給他轉錢時,他的目光落在了我身後的角落中。

「等一下小師傅,那個不就是紙人嗎!」

聞言我順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脊背一陣發涼,竟然真的是那個紙人。

「這不對啊,昨晚明明….」

「你看你這人,明明做好了還逗我,行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說話間男子已經走到了紙人旁邊。

「還挺好看的,就是受潮了。」

他這一句無心的話,讓我的神經再次繃緊,我快步走到紙人旁,用手一摸竟真的有些潮濕。

再回想昨夜下雨窗口出現的奇怪人影,一股危機感油然而生。

「大哥,這個紙人**,要不別要了吧。」說著我從旁邊拿出了一把剪刀,準備將其剪開燒毀。

但是男子彷彿沒有聽到我說的話,眼睛一直盯着紙人看。

「大哥,這個…」

就在我的手剛觸碰到他的一瞬間,男子宛若受驚的兔子一般,一把推倒了我,抱着紙人就衝進了車裡,揚長而去。

還沒等我起身,屋外突然傳來一聲巨響,緊接着一個電線杆重重的砸在了屋門口,街道上的人們四散而逃,尖叫聲不斷。

「快報警,死人了,死人了!」

「快跑啊,一會車炸了!」

……….

聞言我的右眼皮直跳,一種不祥的預感爬上心頭,我只好捂着被劃破的手走到門口,朝着人群逃離的反方向看去,雖然那裡已經變成了一片火海,但是依稀可以看出那是剛離開的奔馳大哥!

這時剛好有一對情侶從我身邊走過,神色惶恐,看樣子應該是目睹了整個過程,我急忙攔住他們,詢問道:

「大哥,前面發生什麼事了?」

「小夥子,我和你說太邪乎了,那個男的好像是車失控了,迎面撞上了電線杆子,車頭都懟進去了,那不着火了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