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棘深處》[荊棘深處] - 第5章

  唐黎等着厲墨出去,就走到窗口。

  從院子里能看見,厲墨走到車旁,拿着手機,發了一段語音出去,然後等了等又聽了一段語音,隨後才上車。

  唐黎手放在窗台上,指節輕輕地敲了兩下,嘴角勾着一個淺淺的笑意。

  剛才手機里那個女人的聲音,不是班素的。

  想來應該是厲墨身邊別的女人。

  厲墨是真的不怕她吃醋胡鬧,這麼明目張胆的在她面前播放另一個女人的語音消息。

  他還真的是……

  沒把她放眼裡。

  一直到厲墨的車子開出去,唐黎才轉身回到化妝台那邊,她把昨天張嬸送過來的藥膏又塗了一遍。

  只希望這張臉趕緊好起來,她不能放過和厲墨出席任何一場高端晚宴的機會。

  倒不是為了在別人面前露臉,她露臉的次數已經不少了。

  青城的上流社會人士,誰不知道,她是厲公子的心尖寵,但凡什麼大型的宴會,陪在厲墨身邊的人一定是她。

  外邊那些鶯鶯燕燕,都是逢場作戲,只有她才是厲公子手心裏的寶。

  唐黎把藥膏放好,嗤笑一下。

  其實她和厲墨啊,連逢場作戲都不算。

  她之所以願意陪着厲墨出席那樣的場合,真的只是因為,厲墨實在太大方,每次參加晚宴的行頭都是高定的,珠寶首飾也都隨她買。

  厲墨金錢方面,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大方。

  離開厲墨,她再想找一個這麼願意給她花錢的,着實是不容易了。

  唐黎收拾妥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