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太監:從刺殺皇帝開始權傾朝野》[假太監:從刺殺皇帝開始權傾朝野] - 第8章 獻葯

「凌兒,你怎麼去了這麼長時間?」

白淺看趙凌兒進來有些疑惑,沒想到對方「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凌兒,你這是……」

白淺有些懵,不知道趙凌兒這是要做啥。

「娘娘,奴婢犯了錯,請娘娘責罰!」

趙凌兒的心跳得厲害。

「犯錯!」

白淺的臉色立刻冷了下來:「你說吧,犯了什麼錯?」

她心中奇怪,剛才還好好的,怎麼一回來就說自己犯了錯,難道又得罪了張院判。

趙凌兒硬着頭皮道:「奴婢擔心娘娘的病情,將娘娘生病的事告訴了小葉子!」

「小葉子是誰?」

白淺不動聲色地問道。

「就是那個說娘娘是仙女的小太監!」

「哦!」

白淺想起了葉爽,冷着臉道:「你也是進宮多年的老人,應該知道此事一旦傳出去會有什麼後果!」

說著她突然一怔,驚訝道:「你和他『對食』了?」

趙凌兒能將這麼機密的事告訴小葉子,兩人的關係絕對不一般。除了「對食」,她想不出其他原因。

其實,她對宮女和太監「對食」並不反感,只是她沒想到,那個叫小葉子的太監來了還不到兩天,竟然就將自己身邊最親信的宮女騙到了手,這也太快了吧。

趙凌兒俏臉一紅。

開弓沒有回頭箭,她心一橫,繼續道:「娘娘,奴婢之前聽他說過,他母親曾經患有和娘娘極為相似的病症,是一位雲遊老道治好的。」

趙凌兒說著,偷眼打量了一下白淺,發現對方面沉似水,看不出喜怒,繼續說道:「奴婢也是為娘娘的病情擔心,剛才送張院判正巧遇到他,便問他記不記得當年那個老道的藥方,他說記得,我便說了娘娘的事!」

「 他聽後說要見娘娘,現在就在門外。」

趙凌兒一口氣說完, 如釋重負般香肩一垮,這才感覺後背濕濕的,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此時,廳堂內一片死寂,趙凌兒幾乎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過了十幾息,白淺幽幽開口:「讓他進來吧!」

「是,娘娘!」

趙凌兒慌忙起身將葉爽喚了進來。

「小的拜見娘娘!」

葉爽這次沒敢抬頭看白淺。

一方面是有了之前的事,他不能再裝不懂規矩;另一方面,昨夜他把白淺的下半身看得那叫一個仔細,擔心今天看到白淺後管理不好自己的表情。

白淺看到葉爽感覺眼前一亮,頓時面露驚詫之色。

上一次離得遠沒有細看,今天仔細一看,這個小太監還挺英俊。不僅如此,此人身上還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完全和她見過的太監不一樣,難怪能這麼快俘獲凌兒的心。

「叮,白淺好感值60!」

聽到系統聲音,葉爽心道,看來香妃並不討厭自己,最起碼在及格線。

白淺從葉爽身上收回目光,端起茶杯輕抿一口,道:「小葉子,凌兒已經和我說過你的事了!」

「你應該知道,凌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