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仙橋》[見仙橋] - 第8章 桃樹仙逸聞

密布的雲層猶如斗篷一般,籠罩着唐家壩。

陽光被扯成碎片,犄角旮旯里的污穢之物,紛紛躲進了黑暗的庇護,換上自己的保護色。就連那些角落裡的塵埃,竟也敢肆意地叫囂起來。

雨夜!唐家壩的雨夜中,似乎總籌謀着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媽!媽!」,只見狗娃一路小跑,衝進了一戶人家,儒生也加快了步伐,緊隨其後。

「哎呀!狗娃子,你咋個回來嘍」

一位婦女聞聲後,立刻丟掉了手中忙活的事情,麻溜地站起身來,仔細打量着眼前這個小夥子,再三確認就是自己的兒子狗娃。

根據狗娃的年紀推算,伯母的歲數應該也不大,但其雙鬢已經泛白,微微下垂的眼角似乎並不是她這個年紀該有的特徵。

一雙長滿老繭的手,搭在狗娃肩上,或許是因為興奮的原因,手指微微顫抖着。

「這不是想媽老漢了嘛,專門回來看哈你們!這個是白三,我們少爺家的書童,這盤跟我一起回來待幾天」,狗娃連忙向母親介紹起儒生。

「伯母好!我是白家的書童白三,這次少爺跟老爺去省城辦事,就給我和狗娃放了幾天假。剛好狗娃說要回家看您,我便跟狗娃搭了伴兒,還望您不要責怪白三的不請自來」

儒生朝着狗娃娘微微鞠了一躬。

也不知儒生這一番話,伯母究竟聽懂了幾分,但只見她笑臉盈盈地望着儒生,打量着眼前這個小夥子。

「聽三娃子說話,應該不是本地人哈?」,伯母詢問到。

第一次聽到如此陌生的稱呼,儒生竟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只見狗娃輕輕撞了一下儒生胳膊,這才使其會意。

「是的,伯母!我從小就是白少爺的書童,幾年前跟着少爺和老爺,一同從江浙一帶遷到鹿頭鎮」,儒生早就準備好應對的說辭,不緊不慢地道來。

「哎!看看三娃子長得這水靈靈的樣兒,濃眉大眼,皮膚又雪白,一看就是在大戶人家裡長大的模樣。再看哈狗娃子,那黑黢黢的樣兒,一看就是個苦命像」

伯母仔細瞧了儒生一番,不禁感嘆到。

「哎呀,兩個娃娃莫站起了,快來坐到哈!」

說罷,伯母從桌子下抽出兩根竹凳,示意讓儒生與狗娃二人先休息一會。

狗娃家並不大,院子連個柵欄都未起,只是丟了一些稍大的石塊圍了圍,便算是劃清了界限。

一幢由泥土和着石塊兒修的房子,遠遠在陽光下看着有些泛黃,但貼近後仔細瞧着,卻呈現赭色,如此大的色差着實令人費解。

這主屋共有兩個房間,稍大一點兒的正對着戶門,根據云層後若隱若現的太陽方位推斷,應是朝着西南方。

而西側搭了一個草棚子,算是一間小小的廂房,用來堆放各種農具、雜物。

狗娃將竹凳順手拖到儒生跟前,並示意他休息一會。

緊接着,狗娃放下背上的木箱,緩緩掀開蓋子,在裡邊兒翻騰了半天,終於摸出了幾個方方正正的油紙包,並一一放在桌上,朝着伯母說到:

「媽,這個是我在鎮里找醫生拿的方子、抓的葯。你熬好了之後,每天晚上喝一道。你一定要按時吃!聽到沒有?」

原來這小子剛才跟張寡婦說的話,竟然是真的!

看來儒生高估了狗娃的撒謊能力,這小子此次回家,還真給伯母帶了調理身體的藥材。

而且看這包裝的方式,用細麻繩將鋥亮的油紙捆得方方正正,應該是從柳家醫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