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在握》[江山在握] - 第4章 暗流涌動,北銘蠢蠢欲動

南黎邊境,鎮北關。

一名老軍正蹲坐在高高的城牆後,因為氣候的原因,這裡很早便開始下雪了。但奇怪的是,往年早早的便會送到的冬軍裝,今年卻遲遲沒有送到。「這該死的天氣,輜重營那幫狗崽子到底在幹什麼,為什麼補給還沒有送上來。」旁邊一個稚氣未脫,看起來也就十五六歲的娃娃穿着單薄的盔甲,凍的瑟瑟發抖。老軍見狀,哈哈大笑道:「娃娃,你這麼小,你娘怎麼捨得讓你出來參軍啊?」那少年聽此話眼神黯淡了一些:「我娘和我爹都被北銘蠻子殺了,我是碰巧外出才逃過一劫。」

老軍聽了這話,無言以對,只摸了摸少年的頭:「小崽子!喝口酒暖暖身子。」少年接過酒壺,猛灌了一大口:「咳咳,好辣!」 老兵見狀又笑了。娃娃賭氣般的將酒壺拋還老兵:「阿叔,不要笑嘛,我早晚會長大的啊。到那時候,我一定可以喝最烈的酒,殺最多的北國蠻兵,做最大的官。就做…對,就做個校尉,我聽我爹說過,當了校尉,可以隨軍帶親屬,到那時候我就給我爹娘立個牌位,隨身帶着。」老兵聽完這話,沉默了一會兒說道:「要是真有那麼一天,你就來找叔,叔在家的時候是做木匠的,一定用最好的木頭幫你爹娘做牌位。哎,我兒子要是活着,也該有你這麼大了吧。」少年抬頭:「您兒子?」 「他也是當兵的,和蠻兵打仗的時候,死在戰場上了。本來一家有一個人蔘軍,就不用再出人了,犧牲軍士的家人還能收到補貼。但是我主動要求來服役了,我得殺北國兵,替我兒子報仇啊!」

少年聞言,狠攥了兩下大叔的手,也沒再說什麼,而是岔開話題問道:「阿叔,天氣這麼惡劣,北國兵會不會來偷襲啊?如果他們晚上來偷襲城關的話,我們怎麼辦呢?」大叔說道:「這點大可不必擔心,北國蠻兵敢殺百姓,但絕不敢來攻城關。一來北地貧瘠,沒有太多的資源。二來我們鎮北關易守難攻,北國人肯定是攻不進來的。」少年聞言輕輕點了點頭……

三十里外的山路上,一隊穿着南黎軍服的士兵押運這一車糧草被服正趕往鎮北關,很明顯這是南黎國的輜重隊。可奇怪的是,在他們快要到達鎮北關的時候,卻繞開了鎮北關繼續向北進發,而他們行進的方向,就是北銘國的南部防線……

與此同時,南黎國都一處大宅內,一位身着華服的男子正將手撐在書案上,書房門被推開,一人邁步走進來:「老爺,北邊傳來消息,明晚就可動手。」 男子聞言緩緩睜開眼睛,說道:「好啊,我等這一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