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苒古言小說裴雲起》[江苒古言小說裴雲起] - 江苒古言小說裴雲起第12章  

平亂夜七一愣,急忙出聲阻攔:「侯爺此事不可!
若是讓朝中那些對家知道了定是要大做文章的。」
「本侯心意已決,你現在馬上下去打點好回江南的事宜。」
裴雲起神情堅定,強硬的語氣讓人不容拒絕。
夜七知道多說無用,只悶聲回了句:「是,屬下這就去辦。」
話落,便匆匆走了出去。
……夜七剛走一會兒,張良突然匆匆走了進來。
「侯爺,祁夫人站在門外非要見你。」
裴雲起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冷冷吐出兩字:「不見。」
張良點了點頭,正要去回話,抬頭就看到江知畫已經走了進來。
「祁夫人……你」他作勢走上前想要攔下她,卻聽到裴雲起開口。
「你先下去。」
張良先是一愣,而後反應過來走了出去。
偌大的書房只剩下兩人。
裴雲起不緊不慢的起身,抬眸看向江知畫語氣冰冷:「倘若祁夫人還來要休書便不用再多說,本侯心意已決此生都不會和離。」
他這一生做過的決策無數,唯有此次最為堅決。
聽到這話,江知畫嘴角揚起一抹冷嘲:「裴侯何必假情假意,倘若你當真對家妹上過心又怎會不知她活的有多痛苦。」
裴雲起墨眸一沉,苦澀在心間蔓延開來。
說來的確諷刺,江冉患病三年他卻毫不知情。
見他無言,江知畫眼裡的悲憤愈加:「事到如今,我只求侯爺親寫休書一封,讓家妹在黃泉下過的好一些,她這輩子已經太苦了。」
裴雲起片刻的失神,想到日復一日所做的那個噩夢,他便莫名的心慌。
江冉的名字好像永遠都刻在了他的心頭,成為他不可觸碰的逆鱗。
失神半響後,他才回過神看向江知畫:「沒有親眼所見,本侯是不會信的。」
話音落下。
裴雲起便走到門口,江知畫急忙上前攔正要出聲時。
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道尖銳的細嗓音。
「聖旨到,裴侯接旨!」
裴雲起站在門**微微俯身,聲音不卑不亢:「微臣接旨。」
「陛下旨意,現江南突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