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苒古言小說裴雲起》[江苒古言小說裴雲起] - 江苒古言小說裴雲起第1章  

魂歸自從收到那封信後,裴雲起便每晚都從噩夢中驚醒。
夢到最多的便是江冉死在雪中,要麼就是看到她落淚的模樣。
在夢裡,他從未見江冉笑過……五日後。
校場營賬。
巡邏完一圈將馬交給隨從後,裴雲起回了營賬。
一踏進,他便看到上官楠正等在帳內。
「你怎麼來了?」
上官楠拿出幾本公文遞了過來:「裴侯還是自己看看昨夜批閱的公文吧。」
裴雲起接過翻開一看,只見落筆處竟寫着:江冉!
他愣了很久,反應過來後才重新用硃砂筆劃掉名字,重寫。
上官楠看着他未青的眼瞼,問了句:「裴侯這是還沒把夫人哄回來?」
聽到這話,裴雲起手一頓:「她才不值得本侯浪費心思。」
自己身為北國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常勝將軍,又是皇上最器重的外姓侯,才不會為了個女人低頭。
然見他緊擰的眉,上官楠也只是無奈附和:「那今晚便到樓船一聚,我做東。」
裴雲起沒有出聲,算是默認了。
平陽樓船。
今夜,已是裴雲起光顧的第五十天。
也是江冉消失在他世界的第八十二天。
再過九天,就是整整三個月了……成婚七年,他除了去打仗,從未與江冉分離這麼久。
就算是在外征戰,江冉也會讓人快馬加鞭送來家信。
裴雲起還記得新婚後一年的戰役,糧倉被丹蚩燒毀,全軍斷糧三天,外界都傳言自己會敗。
江冉擔心之餘竟還女扮男裝,帶着小隊人馬冒險帶來糧食,就為讓他無後顧之憂。

而現在,她好像真的鐵了心不回來了。
裴雲起將一杯又一杯的酒飲下,沒一會酒罈就見了底。
謝婉姚見狀,起身讓小二又送上來一壇新酒:「裴雲起,你平日政務繁忙,如今得空放鬆也好。」
聞言,裴雲起不由得想起了江冉。
其他女人都是會順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