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嬌寵:重生後妾室追夫火葬場》[將軍嬌寵:重生後妾室追夫火葬場] - 第8章 受罰

佛堂在寶墨堂的正後院,是南易專門為老夫人禮佛方便而修建的,裏面供的是一尊半人高的銅製釋迦牟尼佛像。

東西牆面掛着六幅佛經卷畫,供桌上水果新鮮,供香燃着星星火點,兩個蒲團在地面擺放整齊,老夫人背對着門,站在佛像下虔誠的閉目念經。

「老夫人,人帶到了。」

「讓她進來。」

「蘇黎給老夫人問安。」

「跪下!」老夫人並未轉身,輕聲道。

「是。」

「中原人對佛法的精通遠勝北國人,你可知佛法八聖道講的是什麼?」

「回老夫人,蘇黎不曾鑽研佛法,所以不知。」

「八聖道為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你對這幾個字是如何理解的?」老夫人轉身看着蘇黎。

「蘇黎愚鈍,願聽老夫人教誨。」

「哼!我瞧着你一點也不愚鈍!作為小小的妾室,你不尊老不敬妻,口出狂言,目中無人,可知有錯?」老夫人忽然言辭犀利的訓斥道。

「老夫人,蘇黎不知這些莫須有的罪名從何而來?實在費解!還請老夫人明示!」

「早起對我的頂撞,可認?」

「認···」

「認就好,此乃不遵正語之道,去大夫人屋裡敬茶,再次言語冒犯,失了禮數,此乃不遵正業之道,仗着將軍寵愛,認不清自己身份,以下犯上,此乃不遵正念之道!你還有何辯解?」老夫人字字鏗鏘有力。

「今日在老夫人面前失了規矩,我認罪,可您後面所說,憑空加持,我不認!」

「哦?不認?那就跪在這裡慢慢想吧!什麼時候將佛法八聖道悟透徹,知錯了,咱們再說,里朵,撤了她膝下的蒲團,這般安逸,又怎能想的明白?」

「是,老夫人。」

里朵伸手便撤去了那兩個蒲團,天熱本身就褲衫單薄,若沒提前準備好的這一對護膝,膝蓋又該是鑽心的疼了,上一世她可是遭過這茬罪的。

「老夫人,我雖不懂佛法,但我卻知,佛祖面前人人平等,不分貴賤,可您字字句句都以身份來壓制,作為妾室,身輕言微,您讓我跪,我不得不跪,可欲加之罪,我心裏不服!」

「一張嘴真是伶俐!難怪大夫人招架不住!你既也提到了佛祖,那我今日便和你好好說道說道。」

「禪宗講求內見佛法,外行恭敬,若輕一切人,吾我不斷,即自無功德。自性虛妄,法身無功德。」

「自性中不善心,嫉妒心,諂曲心,吾我心,狂妄心,輕人心,慢他心,邪見心,貢高心,及一切時中不善之行皆為過」

「我罰你並非因你身份低微,而是你有錯在先,若不將這初露鋒芒給切斷,往後將軍府是否都要唯你獨尊?」

老夫人覺得這丫頭不但不服,還強詞奪理,很是讓她上頭。

「老夫人,您說了這麼多,我也聽出來了,許是有人在您面前進言一二,才讓您對我如此輕看,您今日說的對,什麼樣的人,自有時間去判斷,今日的罰,只因我尊您是長輩,所以我認!」

「認便對了!那就好好在此修心幾個時辰!只有心靜,方能不犯錯,里朵,將佛堂門掩住,我們出去吧!」

「是,老夫人!」

里朵輕掩了門,扶着老夫人回了正屋。

前一世的蘇黎並未替自己辯解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