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嬌寵:重生後妾室追夫火葬場》[將軍嬌寵:重生後妾室追夫火葬場] - 第6章 醋意大發

「你對這個秘密倒沒表現出多驚訝,反而這張嘴挺厲害。」南易走出院子說道。

「容她指責我,我就不能反擊嗎?再說了,若公主對將軍無意,又怎會因我的身份而動怒?將軍許是還有話隱瞞吧?」

蘇黎這話帶有濃濃的醋意,之前的她即便後來知道公主對將軍的情意,也從未放在心上,因為她的心裏沒有南易這個人。

「你這是?吃醋了?」南易不可思議的轉過身問。

「什麼吃醋?只不過···只不過···你若說公主對你有意,我便將戲做假一些,成全你們便是了!何苦招她的罵?」

「咱們不過逢場作戲,你嫁進府之前,不也知道我是有夫人的嗎?你怎就知道夫人對我不是真情實意?」

「我?」

蘇黎被問的啞口無言了,當時九公主和親、南將軍被賜婚可是滿城皆知的一段佳話。

但和她有什麼關係呢?上一世的她不過是一個為了保命而不得不依附於南易的假妾室而已,為何今日要這般激動?失了風度。

「你什麼?」南易追問。

「我···我吵餓了,行了吧?」

蘇黎氣不過也不知該怎樣反駁,便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

「你要的無非就是那一紙休書,時機到了,便會給你,何必與不相干的人計較?」

其實蘇黎並不是生南易的氣,聖旨他怎可抗?他在清心堂表現的那麼明顯,大夫人無論是郡主還是公主,都不是他想娶的,她怎能看不出來?

若不是他在與公主的婚宴上擺臭臉,嚇走了所有賓客,又怎會傳出大夫人奇醜無比的謠言?

她不過是在生公主和自己的氣罷了。

「南將軍,在你眼裡,我就只為那一紙休書嗎?」蘇黎止住腳步轉頭問道。

「那···不然呢?」南易一臉懵。

「你?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

到底是誰說不清呢?之前的她可不就是為這一紙休書換自由嗎。

南易越發被懟的莫名其妙,這蘇黎自打進了將軍府就像變了個人似的,是何緣故,他不得而知。

春華和秋實遠遠望見南易和蘇黎出了清心堂,便趕了回去。

一進門瞧見地上破碎的茶杯和紅着眼圈的澤娜,兩人面面相覷,不敢說話。

「一個小小的妾室都敢對我不敬!我這大夫人當真是沒臉了!」澤娜說著便擦起了淚。

「夫人,這是?」秋實怯怯的問。

「說是來給我敬茶,其實就是來炫耀!仗着將軍寵她,故意將茶杯摔在地上說是不小心!這不是明擺着挑釁嗎?」澤娜紅口白牙的說著謊話。

「她也太大膽了!夫人,她這麼對您不敬,一定得讓老夫人知道,才進府就如此囂張,往後再有個一兒半女,還不得騎在您頭上!」春華一聽這妾室驕橫無理很是生氣。

「以前,是我太過懦弱,總想着仁慈待人,必得好報,現在我才發現,自己不去爭,就什麼也沒有!我雖不得好身子,但我是名正言順的大夫人!是皇上親賜的婚!誰也別想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澤娜手拍桌面,震的茶水溢出了杯。

話說這澤娜嫁進府幾個月了,南易踏進她屋裡的次數是屈指可數,更是不曾過夜。

為了掩蓋這種恥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