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嬌寵:重生後妾室追夫火葬場》[將軍嬌寵:重生後妾室追夫火葬場] - 第10章 徐楠若

次日早飯後,內官仆散帶着皇上的賞賜來到將軍府。

「恭賀南將軍啊!」仆散作揖恭喜。

「謝公公。」南易作揖回禮。

「皇上命老奴送來賀禮,南將軍,這是禮簿,您查對一下:玉如意一對,金銀首飾兩盒,絹花一盒十隻,書畫珍玩一箱十件,錦帛十批,金銀器各十件,黃金萬兩,還有皇上親枕的軟枕一個。」

「謝皇上隆恩!」南易跪接禮薄道。

「南將軍請起!皇上賞賜皆為十,寓意十全十美,還有,皇上讓老奴帶句話給將軍。」

「公公請講。」

「皇上說,此軟枕是之前太后親自做的,為了讓龍身好眠安神,賞給了將軍還有點不舍,望將軍能好生愛惜,明白新物雖好,還是得念舊,畢竟這舊物也曾是皇上的寶貝。」

「臣謹記皇上教誨!」

「好了,將軍,那老奴先回去復命了!」

「公公慢走!」

南易將仆散送出門,心中略有一絲不快,仆散之意他聽的是明明白白,不過,皇上的寶貝在他這,還真不是寶貝。

南易命人將所有東西搬去竹園。

「將軍這是螞蟻搬家嗎?」蘇黎靠在門框上,啃着蘋果問。

「皇上賞賜的物品搬進西邊小庫房了,你有任何需要,儘管去拿好了,都是些身外之物,於我沒什麼用處。」

「不用不用,我們在這吃住就夠了,沒有用得到錢財的地方,將軍還是讓人把東西搬走吧!放在這邊,我反而心裏不踏實。」

「你倒提醒我了,這麼多金子放庫房的確對你不安全,這樣,將珠寶絹花和錦帛留下,你再挑點自己喜歡的玉器和字畫裝飾一下屋子,其餘的我讓人搬走。」

「不用,我帶了衣服的·····」

「我說這樣便這樣!別忘了我們的約定!演戲就得演足了,我不希望總是提醒你這件事。」南易又是命令式的語氣。

「好。」

「選點料子給你們做幾件衣服,女兒家,好的年紀是該打扮漂亮些,你們的好手藝,倒也省了府里的綉娘,我有公務,先走了。」

要說這些東西上一世何時進的庫房,都是些什麼,蘇黎壓根不曾過問,竹園裡很多時候都是死氣沉沉的。

南易還是之前的南易,而她,卻不是之前的她了。

「阿黎,這將軍還真是大手筆!對你極是捨得呢。」雲溪摸着那油光水滑的錦緞說道。

「他讓做,那便做唄!反正閑來無事,臭美臭美也無妨!」蘇黎將蘋果核扔的老遠。

「阿黎,你這一嫁好似變了個人,說話的語氣倒和楠若越發像了!」湘竹笑道。

「徐楠若?那個為了榮華富貴,棄姐妹情於不顧的徐良媛,我會像她?」蘇黎本來笑盈盈的臉瞬間黑了下來。

楠若始終是蘇黎的意難平,要說雲溪和湘竹尚且是她在文綉院才結識的,感情都尚深,那徐楠若可是和她在囚車上,有過過命交情的義妹。

那丫頭聰明活潑,像個小太陽,蘇黎始終忘不了她們剛被俘來北國時,那段艱難的日子,兩人是如何相依為命的。

可楠若被太子傳去承明殿回來後就變了個人,非但和她劃清了一切界限,更是言語傷人,三日後便被太子封了良媛搬去了太子寢宮。

「阿黎,我不是那個意思,其實···其實你被送去洗衣局,我們實在沒法,還去承明殿尋過楠若的···」雲溪嘴裏低聲說道。

「什麼?你們還去尋她?那可真是天大的諷刺啊!我在洗衣局借那太子妃的暴脾氣,使巫蠱除掉惡霸花姐時,就是徐楠若替太子妃來辦的案子,那會子的她好不威風啊!」

蘇黎想起那日一身華麗的楠若來到洗衣局,對着破衣爛衫的她呼來喚去的樣子,便傷心不已。

「好了好了,都過去了,不提了,看看箱子里都是些什麼好東西!」湘竹見狀便岔開了話題。

太子府。

太子妃的侍女頌和端着一碗湯藥,送往毓芳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