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就過吧反正不能離》[將就過吧反正不能離] - 第2章 孩兒他爹回來了(2)

r> 鼻子里聞到了肉香,兩個孩子也聞到了,眼睛咻得一亮。
「爹爹在做飯了,娘你歇着,我跟哥哥去給爹爹幫忙。」
看着跑出去的倆娃,沐漓知道,狗男人是把事兒解決了,而且原先原主還在時,只要他在家,原主就沒進過廚房。
不過嘛,現在是自己穿過來了,娃她可以認,畢竟那麼可愛,爹就算了,畢竟男人只會影響自己賺錢的速度。
看了看這窮得不能再窮的家,強迫症的自己都用不着收拾,沐漓知道,是該想想辦法了,雖然穿過來沒了實驗室,但是自己還有一身當醫生的本領,賣賣藥材,摘點野菜,要是運氣好了指不定還能當個郎中,那樣發家致富不就穩穩的嗎?
「娘!
吃飯了。」
沐漓正在做着美好的設想,眼瞅着快過正午了,聽到聲音,沐漓才出了房間。
坐在院子里的小桌旁,沐漓心不在焉得喝着粥,吃着男人打回來的肉,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一會兒出去一趟,看着吃肉吃的正香的娃,沐漓溺愛得摸了摸哥哥和妹妹頭,這一幕坐在對面的男人都看在眼裡,眼角餘光也一直沒有離開沐漓的身上。
因為這個女人,今天的表現,很奇怪。
「我看家裡沒什麼東西了,我一會兒進山看看,你剛回家,好好休息。」
沐漓雖然覺得這樣的氛圍讓自己很不能適應,但這就是原主跟他的相處模式,還是不要太反常的好。
「娘,你是要去挖野菜嗎?
我陪你去。」
鄒青延吃着一隻兔腿,嘴裏都是肉,囫圇不清得說道。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鄒青虞也想出門去玩兒。
「好了,你們爹剛回家,陪陪你們爹不好嗎?」
安撫了兩個孩子,沐漓吃了些東西也覺得有力氣了,就離開了家。
看着外面的情況,沐漓終於知道這裡為什麼叫藕花村了,房前屋後或是野池塘里,到了這個季節,都是滿滿的荷花,安寧城地處西南,在原主眼裡,就是個邊陲小地方,但在沐漓的眼中,這裡,很美。
朝着山中走去,自己一身本領可以很好的認識藥材,雖然在這個季節,不是藥材採摘的最好時機,但能找找地方也是好的。
沐漓一口氣走進了山裡,比外面涼快些,越往裡走,就聽到了後面的腳步聲,轉頭去看,沒有,算了繼續走,再轉身,沐漓差點兒磕到了鼻子。
「你是誰?」
這人沐漓並不認識,不過被他赤果果得打量着,眼中泛着精光,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
沐漓不受控制得往後退着,這男人也不疾不徐得往前走着。
這男人身上的汗臭味兒沐漓離了好幾步遠都能聞到,嫌棄得緊,看來自己是碰到採花大盜了。
這個時代女子極其看重名節,自己得抓緊跑了才是。
「我知道,你是藕花村那個寡婦。」
「什麼寡婦,我有男人。」
沐漓知道,自己雖然對家裡那男人沒什麼好感,但也不至於咒他死。
「切,你家男人十天半個月不回家,這回聽說都好幾個月沒回來了吧,指不定都死外頭了,你也一定寂寞了吧?
來,讓哥哥疼疼你。」
不好,眼瞅着這人的手要抓到自己了。
「鄒澄!」
沐漓朝着變態男人身後喊了一聲,男人果然上當轉頭,沐漓立馬拔腿就跑。
男人察覺上當了,也追了上來。
「敢騙我,我今天非得辦了你。」
「啊~!」
沐漓看着身後的人追得越來越近,又看着前面的路,腳一空,摔下了山坡。
受傷的前額磕到了石頭上,血卻突然收攏。
「找死!」
鄒澄出現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