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宇智波家的路人甲》[火影:宇智波家的路人甲] - 第2章 不講武德啊

「一個月了啊~」

千陽坐在河邊的斜坡上,望着夕陽感嘆着。

他的確是穿越了,穿越到了火影忍者世界,變成了宇智波千陽,七歲,與佐助年紀一般大。

開始的幾天里,除了短暫興奮與不真實的感受外,隨即而來的是有些不安與擔憂。

其中一方面表現在,嘗試了數種方法,來想要激活所謂的福利,或者某些天賦。

最後的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生。

這一下子就更讓千陽感覺不好了。

雖說他只是宇智波家的路人甲,多餘的倖存者,可一個與兩個根本沒有差別。

宇智波一族已經不可能再死灰復燃了。

多方博弈的黑手們的目的也已經達成。

按理說他不應該有什麼危險。

首先村子這邊,三代在殺伐上還是差點事,相對是仁慈的,不會找他麻煩。

外面的帶土,無聊的時候,在知道還有一個小傢伙意外存活的話,可能會有點興趣。

會接觸的可能不是沒有,卻也不是太大。

在村子裏面,目前來說基本都是沒事的。

而唯一不確定,反方向可能的只有一個人了。

那就是團藏。

當然,無論是誰,千陽現在的性命都不會有危險的,他已經沒有被殺的那個必要。

但宇智波家路人甲的身份,多少還是有一絲價值。

對於團藏來說。

無論怎麼想,千陽感覺都繞不過去這道坎。

或許除非他足夠鹹魚吧。

連一絲開眼的可能性都沒有…

想到這裡,大蛇丸三個字又出現在腦海。

某種意義上,對於他來說,相對比團藏還要危險的存在。

因為自己沒有佐助有價值,勉強也是宇智波家的人,可能會被試驗解刨…

唉…

等到回去後,搬家吧,宇智波駐地不能再待了。

那裡太過偏遠和偏僻,實在不能讓人放心。

不管怎樣,暫時來說,他應該都不會有危險。

怎麼也要給個新手期不是?

雖然已經打算做鹹魚了。

倒不是打算,主要沒有那個實力,硬跳的話,絕對死的很難看。

相對的鹹魚沒什麼不好的,劇情全知道,boss有人打,到最後隨隨便便娶幾個漂亮的老婆,還是很有信心的。

這麼一想就很舒服了。

等待夕陽完全消失在天邊盡頭,千陽起身走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

「你真的要搬走?」宇智波佐助的神色有着震驚與憤怒。

這一個多月,千陽與佐助沒有太多的交流。

原因很簡單,千陽「失憶」了,所有的事情都不記得。

這點來說,雖然是偽裝,某種意義上能夠是完美的。

畢竟他本就是外來者,對宇智波沒有絲毫感情,更沒有親眼目睹慘案。

因此,一位七歲孩子,能在事後表現如此淡然與平靜,由心而發與自己無關不知道怎麼回事的氣質,是不可能偽裝的。

這也就導致了,佐助數次想要開口,最後都糾結的咽了回去。

也致使佐助生氣之餘,隱約還有些羨慕與複雜,最後變成了決絕。

他從沒有想要藉助別人的幫助,雖說都是宇智波的族人,可對方是分家。

他可是族長之子,再者兇手是那個人,這個仇必須親自來報。

重振宇智波也是如此,倒是這一點上,千陽也可以幫忙。

畢竟比起其他人來說,佐助相對更願意相信自己的族人。

另外,話雖如此,僅僅只是七歲的孩子,佐助心中依舊不是那麼堅定不動搖的。

可當他想與千陽討論的時候。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千陽一臉霧水茫然的一句話,直接打消了佐助的念頭。

這就更加導致了,佐助的孤獨與冷酷,同時不想和千陽過多的見面。

不過,當千陽說要搬走的時候,佐助還是有些措手不及震驚的反應。

「是啊,這裡不覺得太過冷清和沉悶了嗎?雖然你們和我說了很多事情,可我沒有任何記憶,也很抱歉對於某些事無法感同身受…」千陽心平氣和的說著事實。

佐助聞言一呆,他想要反駁,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對於他來說,宇智波三個字就是無盡的榮耀與責任,是絕對不會離開的。

可千陽不一樣,在沒有恢復記憶以前…

或許這樣也好,而且,每次看到這個傢伙,總有一種無名的怒火。

才會避免接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