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國後,我閃婚了世界首富》[回國後,我閃婚了世界首富] - 第4章(2)

說著,門外忽然傳來急促的拍門聲:阿冬,阿冬你快去大夫人院子,她要對四夫人用刑。」
報信的是蘇千羽的丫頭書琴,與阿冬年齡相仿感情也最是要好。
她喊完就急匆匆走了,蘇引翻身下床,要過去大夫人院中理論。
阿冬忙道:公子不可,你要是過去的話夫人會挨得更慘,上次就是你多了句嘴,夫人被打得半個月下不來床。」
什麼?」
想起方才那為保護她不惜忤逆大夫人的婦人,蘇引瞬間面沉如水:——所以夫人經常被打?」
阿冬點點頭:夫人貌美,惹人嫉妒,公子你又體弱多病,所以司馬府上上下下對咱們都不好。」
豈有此理,走!」
公子,公子不可啊,你去了大夫人會更怒。」
那我便讓她看看什麼才叫雷霆之怒!」
阿冬拗不過蘇引,只好帶着她去大夫人的西苑。
西苑是司馬府最好的院子,四處雕欄玉砌,比起籬落小院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剛到西苑大門口,蘇引便聽到一個盛氣凌人的聲音:居然敢在大將軍面前耍心機,讓我司馬府好生丟臉,你這膽兒也太大了。
常氏,你可知錯?」
我兒體弱多病,敢問姐姐他如何參軍?」
放肆,大將軍當場就戳破你謊言,你居然還敢胡扯。
來人,杖責五十!」
誰敢?」
蘇引徑直跨入了大門,抬眼掃了掃,只見常玉就跪在院子里,邊上站着大夫人、二夫人和蘇媛蕪。
常玉那一身普通棉麻素衣和其他幾位夫人的綾羅綢緞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她確實風姿綽約一些,雖穿着樸素,但擋不住眉間風情萬種。
她看到蘇引大驚失色:七兒你怎麼,怎麼……」,她話沒說完,但言下之意蘇引是明白的。
蘇引淡淡回應:聽聞娘親在這兒被人用私刑,孩兒過來看看。」
大夫人看到蘇引就氣不打一處來,因為她生的大兒子蘇勝從小就只知道吃喝」,現在多了個兩個嫖賭」。
而蘇引長得一表人才,用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來形容都不為過。
大夫人冷笑道:喲,我道是誰,原來是小七過來了呀?
你這麼弱不禁風的身體怎地不在房間里躺着,出來作甚?」
聽着大夫人要對我娘用私刑,便過來看看你是如何欺負我娘親的。」
蘇引上前護在了常玉身側,斜睨了大夫人一眼:司馬乃朝中四品,想不到司馬府還有人敢動用私刑,打的還是四夫人,大夫人你是不是逾越了?」
常玉嚇慌了,扯了扯蘇引衣擺道:七兒你亂說什麼?
回去,快回去,娘犯了錯被打是應該的!」
……」蘇引無言以對,她生前雖然都死得憋屈,但也沒像常玉這般懦弱。
什麼叫被打是應該,就算是應該,那也輪不到這些人動手。
娘你且放心,今天誰敢動你一下——」蘇引說著陰惻惻瞥向大夫人,冷冷道:那七兒可要好生說道說道,本朝律法之中可有當家主母動用私刑一說!」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