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國後,我閃婚了世界首富》[回國後,我閃婚了世界首富] - 第2章(2)

水土不服,腦子一陣頭暈目眩,又無法控制朝着地上栽去。
只聽鐺」的一聲,一把長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蘇引腋下穿過,架着她的手臂直接又把她撐了起來。
看來蘇公子果真體弱,且站穩了!」
很戲謔的語氣。
蘇引一抬頭,便對上雲破曉那雙深不可測的眼眸,彷彿能穿透這肉身看到靈魂深處錯墜時空的她。
這不是重點。
方才蘇引躺地上不警覺這身體多高,此時站起來才發現她居然比常氏這看起來有一百六十幾公分的身體還高大半個頭。
她頓時有點慌——難道真的穿到男人身上了?
不行,得去求證一下!
於是蘇引忙朝雲破曉拱了拱手道:大將軍稍等,我肚子不舒服,且容我去出個恭出來再談從軍的事兒。」
走了兩步又折回來,問常氏:娘親,孩兒方才一陣頭暈目眩腦子糊塗了,敢問茅廁在哪兒?」
常氏立即又悲從中來:我兒,你身子不好,怎麼腦子也不靈光了嗎?
這可怎麼得了啊,走,娘親領你去。」
兩人急匆匆走過長廊,常氏一把拉着蘇引就朝籬落小院跑。
這是個破落得跟現代公廁都不如的院子,沒有剛才前院那樣奢華,甚至連那道長廊都比不上,分明就是廢棄的院落。
來不及了七兒,你馬上離開司馬府避一避,大將軍那邊我擋着,等你爹爹回來我去求情。」
沒等蘇引求證自己到底是不是穿到男人身上,常氏立即從屋裡拿出個包袱遞給她,推搡着她從院牆爬出去。
七兒,是娘害苦了你,你且在外面躲些日子,千萬不要被大將軍的人找到。
為娘去求你爹爹,實在不行去宮裡求聖上,無論如何不能讓你去參軍。」
不,不是……」你先讓我搞清楚狀況啊,我想看看有沒有長……蘇引此時一頭霧水,被常氏火急火燎地推到了院牆邊,搭了張凳子就推着她往院牆上攀爬。
娘親我不想走啊,我也不是……哎,哎……你別推,別推。」
七兒快走,這幾天無論如何都不要回來,我會想辦法讓阿冬去找你。」
常氏的悲愴是發自肺腑的,她急得眼底的淚光就沒有散過。
於是蘇引放棄了掙扎,雖然穿越得如此狗血,水都沒喝一口就被掃地出門,好歹這個婦人看起來是真的關心她。
她手一撐輕鬆跨上院牆,對着牆下的常氏道:那……娘親保重,我這就走了。」
以後還回不回來也難說,畢竟這鬼地方看起來不是那麼安逸。
旋即蘇引縱身一躍跳下了院牆,拍了拍手上的泥灰,瞧着四下里沒人,忙不迭掀起衣擺解褲頭。
古人這褲子沒有鬆緊帶,就一根布條拴着,褲頭大得出奇。
蘇引手忙腳亂扯了好一會兒才解開,急忙拉開褲頭往襠里瞅了一眼。
是個女兒身,緊接着她又往心口摸了把,嘖嘖——算了,還是將就吧。
蘇引放下心來,又開始拴褲帶,只是剛才解得急她沒注意這褲頭要怎樣扎,弄了半天也沒把褲頭紮好。
正火急火燎時,她忽感如芒在背。
一轉頭,便看到雲破曉面無表情地站在院牆盡頭的小徑上,黑漆漆的鬼臉面具在光影下透着幾分陰寒。
他目光一掃,又落在她臉上,面色複雜了些。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