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國後,我閃婚了世界首富》[回國後,我閃婚了世界首富] - 第2章

第2章宅子大門口,一頂尖矛紅纓頭盔一寸寸出現在蘇引視野,她頓時激動起來。
雲破曉這出場方式好威風,就差個BGM。
蘇李氏攜司馬府眾人見過雲大將軍,府上有些不懂事的人在這兒鬧事,還請雲大將軍勿要見怪。」
大夫人道萬福的時候,府邸的下人齊刷刷就跪拜了下去,那真真兒是惶恐至極。
兒啊……」常氏一聲悲愴的哽咽,成功吸引了雲破曉的視線,他越過人群冷冷看了過來,正巧蘇引抬頭,於是兩道眸光猝不及防地撞在一起。
媽耶好酷!
此人約莫二十齣頭,極高,身形挺拔,裹挾在銀光閃閃的盔甲中,不怒自威。
闊步走來,玄色披風輕舞飛揚,着實英姿颯爽。
哪怕是活了九輩子,見慣了風景無數的蘇引瞧着也忍不住熱血沸騰。
雲破曉臉上確實有張漆黑的鬼臉面具,但只遮住了左臉靠眼睛附近的三分之一,這是一張做工極其精巧的面具,就像是貼在臉上似的。
而未被面具遮住的臉孔很是俊逸,眉骨似畫,鼻峰挺得就像刀削過一般,襯得一雙星眸深邃又冷冽。
不,他的雙眸本就冷冽,這種冷是從靈魂深處透出來的,讓人看了遍體生寒。
非但如此,他身上還有着文人的清冷,武者的鋒厲,更有一種凌駕於凡人之上的尊貴。
這哪裡猙獰可怖了,這完全就是人間絕品男人好嗎?
透着那麼一丟丟讓人幻想的禁慾,嘖嘖!
這些古人會不會審美?
蘇引內心之狂熱,情緒之激動,血液之澎湃,若不是常氏壓着她,怕是早就衝過去打招呼了。
雲破曉眸光凌厲地在蘇引臉上打了個轉,波瀾不驚地挪走了,沖大夫人微微頷首:大夫人有勞,本帥奉皇上之命前來領人,還望……」兒啊,你身體這般瘦弱,讓為娘如何是好?」
沒等雲破曉把話說完,常氏就悲痛地哽咽起來,於是他眉峰一沉,沒再吭聲。
大夫人惶恐不已,轉頭狠狠瞪了眼常氏,喝道:還不趕緊把人弄回院子去,讓大將軍看咱司馬府笑話。」
常氏急忙朝雲破曉磕了個頭:大將軍,小兒體弱多病方才暈在這兒,着實不能參軍,您看是否網開一面……」大夫人立即打斷她的話:常氏,大將軍親自來領人你還這般不知好歹,是要反了天不成?」
我兒體弱多病……」什麼體弱多病,我看他就是裝的——來人,把這混賬東西給我拎起來綁了交給雲大將軍!」
大夫人一下令,邊上的家丁飛衝過來要抓蘇引。
常氏急忙擋在蘇引面前,羸弱的身子瑟瑟發抖,卻不讓開。
她還在苦苦乞求:大將軍,我兒體弱多病不能參軍啊,要不然等我家老爺回來再說好嗎?」
雲破曉道:蘇大人正在面聖,此次東陵一戰西蜀死傷極大,從王孫公子中徵兵的主意也是蘇大人提出的。
理論上說,他應該以身作則才是!」
他斂下眸子,凌厲的目光緩緩從蘇引身上划過,就像一把冰刀將她的皮剜了一層,她竟無法控制地打了個寒顫。
地上涼,蘇公子早些起來吧!」
這傢伙不但一眼就識破了這鬧劇,還毫不留情地戳穿。
常氏的臉唰」地一下變色煞白,滿臉驚恐。
蘇引沒好意思再裝,顫巍巍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大概是剛穿越來有點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