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夫在上夫人被迫學驅鬼》[狐夫在上夫人被迫學驅鬼] - 狐夫在上夫人被迫學驅鬼第3章  惡鬼襲身(2)

臉龐便就這樣呈現在我的眼前。
男人的面容十分英俊,不同於剛毅的俊,更多的是陰柔之美,縱然是在眼下這樣的場景,還是讓我忍不住眼前一亮。
就在我以為自己被英雄救美的時候,下一秒男人的話,卻讓我如同五雷轟頂。
丫頭,躲了十五年,讓我好找啊。
說完,他薄唇微微挑起一絲冷笑,隨即竟和那女鬼一般從下而上伏在了我的身上!
當年你害我娶妻不得,今後,你便是我的新娘了。
說完,還不等我回過神來,他帶着絲絲涼意的薄唇竟然就這般吻了下來。
我雖然貪圖美色,可也不是隨便的人,被一個陌生人突然當成新娘,還被他吻了,我想要動彈,想要掙扎,卻是徒勞。
而他的動作還在繼續,一雙冷冰冰的大手居然穿過衣物撫在了我的身上!
很快,我的衣服便散落一地,男人像是迫不及待一般,動作快速的挺身而入,劇烈的疼痛感瞬間讓我眼滿金星咬緊了牙關!
這還不算完,下一秒,他居然在我的耳邊低聲呢喃:以後你便是我的女人,休想在逃。
這一夜連連的驚嚇和動作,讓我疲憊不堪,不知過了多久,我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睡夢中,我彷彿再次回到了八歲時在山上的那一晚,我躲在樹後偷偷的看着狐狸行走的隊伍。
三步一停時,人身狐面怪物開始四處眺望,而這時,那紅色花轎裏面坐的人緩緩掀開了花轎的帘子。
我躲在樹後,清楚的看到,那轎子里的人,居然就是我自己!
啊!
猛然間從睡夢中驚醒,我瞬間彈坐起身,才發現天已經是大亮了。
回想昨天發生的一切,我猛然看向四周,一切都彷彿從未發生過,我也算是鬆了口氣,想着大抵是做噩夢了。
又想到昨夜和那俊俏的小白臉辛苦奮戰,我當下紅了臉,下身在這時傳來陣痛,我猛然間掀開被子,只見那一抹紅在白色的床單上格外醒目。
也提醒着我昨夜發生的一切並而非是夢。
奶奶的,老娘守了二十三年的清白啊,就這麼沒了?
我有些委屈,有些不知所措,而更多的是對未知的恐懼,從那個男人擊退女鬼不難看出,他也不是普通人。
甚至很有可能不是人,說不定也是一個很厲害的鬼,想來我是掉到鬼窩裡了。
我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忍着疼痛下床穿好衣服,只想趕快離開這裡,可等我穿好衣服從卧室出來時,卻在客廳看到了男人熟悉的背影!
他此刻正悠哉悠哉的坐在餐桌前,動作優雅地享用着早餐。
我被突然多出來的人嚇了一跳,又見他坐在陽光下是有影子的,這才鬆了口氣,好在不是鬼。
小,小白臉?
我哆嗦的躲在離他最遠的旮旯,試探的問出一句。
男人的手瞬間狠狠一頓,微微側臉,那一雙媚人的狐狸眼居然透露出一絲的匪夷所思。
你在找死。
他的聲音依舊如同昨夜我當下怕的要死,腿一軟癱坐在地,聲音都帶着哭腔:你到底是誰啊,是人是鬼?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