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兮凰兮》[凰兮凰兮] - 第八章 仲夏苦夜短,開軒納微涼。

數日後的某個仲夏夜,綠光流螢飛竄於草木花叢,嘒嘒蟬鳴回蕩在空氣中,帶來陣陣的聒噪不安。

在蝶兒的攙扶下,黛玥一手撐着後腰,一手搖着玉扇,悠悠地走進東廂書房:

「炎玥弟,你在這,我可有事跟你商量…」

炎玥隨即嚇了一跳,忙迎上去:

「哎喲,我的好皇姐,身懷六甲的,拜託就不要到處亂走了。」

萬一她在自己府上有個三長兩短,自己可不知如何向翊王交代。

黛玥擺了擺手,不以為然地說:

「沒事,在得知懷孕以前,本公主還不是跑跑跳跳地過來了嗎?腹中孩子依舊毫髮無損。」

炎玥頗感無奈地喃喃道:

「真不曉得是誇您身體好,還是運氣好?要不是上回關大夫順道給你把個脈,您也不知自己有喜了,而且還是有三月之多。我是替你又喜又怕的。皇姐能拖着如斯身子隻身闖蕩數月,至今仍能大小平安,安然無恙,皇弟深感佩服,可謂五體投地了。」

說著,炎玥便故作恭敬地向她彎腰鞠躬行大禮。

黛玥瞪了她一眼,便靠近炎玥的書桌緩緩坐下,一臉苦相喃喃自語:

「我一向月事都不準,偶爾一兩月不來,也從不奇怪。而且成婚五載,肚子一直沒動靜。怎會料到,偏偏這時一下子就中了個頭彩…八成是我出發回中原的前一日晚上被他霸王硬上弓…這老天爺真會開玩笑。」

炎玥坐回書桌前,一本正經地問:

「皇姐剛說有事要商量,不知是何事?」

黛玥直接回答:

「本公主要搬到西廂大院住。你這東廂酷熱難耐,叫人難以入眠。」

炎玥愣了半會,微微笑語:

「這本是小事一樁,皇姐覺得哪裡舒適,可以住哪裡。不過,如今西廂是我那位王妃的領域,恐怕得經她的允許…」

黛玥甩了甩手:

「炎玥弟,別來這招了。放心吧,本公主只是跟你家王妃住在同一個大院而已,又不是鵲巢鳩占,無須緊張。而且,白天時分就問過了你家那位,她也點了頭,只是她說好歹是王爺當的家,也要得到王爺你的的允諾。你們兩口子夠奇怪的,都喜歡推來推去。」

炎玥無奈地笑着搖了搖頭:

「好。你們婦人之間都談好,那本王更沒話可言。明早我令李總管給你打點好吧。」

「利索!」黛玥忽地瞧到他文案上一封攤開的書函,皺着眉頭道:「朝廷要徵兵?之前在皇都聽三皇弟提過,開春時才在全國招了一批,為何又來一波?」

炎玥聳了聳肩道:

「說是上回華城沒交出足夠的人數,所以這回必須要補過來。」

在一旁伺候的阿康很不滿地插嘴:

「肯定是因為上回劉家的事。王爺把劉家的骯髒事全揪了出來,皇上雷霆大怒,下令不日將劉家滿門斬立決,連押回皇都也省了。但是搜刮來的證據沒法直接指向戚家,讓他們避過了這一劫。對此,戚太師肯定不會善罷甘休,這道徵兵的皇令絕對是他的傑作。」

黛玥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他就看準,如今華城的官大人已被罷黜,官衙自然就歸入炎玥弟的手中,那華城只能完全由炎玥弟管轄了,所以他就來這個徵兵任務,乘機宰你一刀。那皇令上要求補兵多少人?」

炎玥豎起一個食指:

「一個月內交足一萬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