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權卿安》[凰權卿安] - 第5章 過往

宇卿希過來除了是來看望宇卿沅,還帶來了不少東西。

「母后這幾日為了準備幾日後的國宴,實在無暇分身來照料妹妹。所以我便主動請纓了。」

伸手指向殿外站着的幾位宮人,「這些人就留在妹妹身邊伺候,若是還有什麼短缺的儘管和我說。」

宇卿沅謝過。

「多謝大姐姐。」

察覺到宇卿沅的疏離,宇卿希也不甚在意,說明來意後沒有久留便起身告辭。

宇卿希走後,芬瑜責怪的說了一句:「公主,眼下咱們在宮裡的處境尷尬,大公主如此示好,您應該好好與她好好相處才是。」

宇卿沅不冷不熱的說了一句:「我知道了,姑姑不必多說。」

芬瑜自知這話有些逾矩,也不再多說什麼。那日四公主跑去打了公主一巴掌的事她也知道,又加上黃貴人死後這宮裡人的冷嘲熱諷,公主心裏那道坎過不去也是正常。

但今時不同往日,有些話該說還是得說。

「奴婢知道您心裏的苦楚。但如今您進了這坤霏殿,在這宮裡人的眼裡,您和大公主一樣,都是皇后的女兒,都是嫡出的公主,日後多多親近皇后,親近大公主,對您以後有好處。」

宇卿沅明白她的意思。那夜自己為何尋短見,不就是明白現如今的處境,無依無靠想要在這吃人的宮裡活下去有多難。如今老天給了她第二條路,還是一條黃金大道,若是浪費了,豈不是辜負了。

「姑姑的話我聽進去了。」

芬瑜點點頭。

宇卿希從宇卿沅這離開後徑直去了皇后那,見女兒來了,皇后親熱的招呼女兒坐下。

「母后,女兒方才去看了看三妹妹。」

皇后臉色一沉。

宇卿希勸說道:「母后,咱們這步棋走到現在,可以說是萬無一失了。您可別因為一時意氣壞了事才好。」

這話正中皇后下懷,現下最重要的是什麼她很清楚。但心裏那口氣也不是一時半刻能夠消下去的。

「哼!當初若不是那賤人勾引陛下,還懷了孩子,本宮怎麼會因此動了胎氣,最後小產。如今能讓那賤人的女兒安穩的留在宮裡就是她的福氣了。」

宇卿希輕撫着皇后的後背,安撫着她的情緒。

皇后當年本還有個孩子的,懷胎七月,卻因皇后身體虛弱,孩子未能保住。而當時又恰逢永華帝酒後亂性,寵幸了宇卿沅的生母黃氏,更因此身懷有孕。皇后得知是自己宮裡的人,盛怒之下小產。

七個月的孩子只能引產,生下來的是個已經成型的男胎。

皇后本就怒火中燒,又見失去的是個男孩,將所有的過錯都遷怒到黃氏身上,非要黃氏以命抵命。

最後還是永華帝下旨,給了黃氏貴人的位份,安撫好皇后,這事才算了了。本來永華帝是不想插手的,只不過寵幸了宮女罷了,皇后畢竟是失了嫡子,在他心裏孰輕孰重還是有分寸的。但黃氏有了身孕,他便不能由着皇后亂來。

當年宮中子嗣甚少,只有一個大公主,永華帝剛失了一個孩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