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再嫁朕一次!》[皇后,再嫁朕一次!] - 第2章 禁閉(2)

刺痛了她。

跪了許久,念芙快要撐不住的時候,倚在樓軾懷裡的女人柔聲說道:「陛下,今日是臣妾入宮第一天,您看在臣妾面上,就別怪罪皇后娘娘了。」

說著,還抓着樓軾的衣袖晃了晃,顯然是在撒嬌。這畫面落在念芙眼底,着實不爽。

「好,還是憐妃懂事,朕依你便是。」與方才不同的是,樓軾的語氣柔了不少。

就如同,當年他對念芙那般。

「起來吧,今日憐妃替你求情,朕就不與你多計較。若有下次,嚴懲不貸。」樓軾收起眼底的柔情,換上冷漠。

念芙咬唇,依舊倔強的跪着,不曾起身。

「怎麼?皇后是沒聽清朕的話么?」樓軾見念芙依舊跪着,不悅的問道。

「許是娘娘跪久了,膝蓋麻了,臣妾去扶娘娘起來吧。」憐妃來到念芙面前,伸手想要扶她起來。

「別碰本宮!」念芙一想到這個女人是樓軾新納的妃子,下意識的甩開。

憐妃沒想到念芙真敢當著樓軾的面這麼做,順勢往地上倒去。

「哎喲…皇后娘娘,您這是為何?臣妾只不過是想扶您起來而已。」說著,憐妃滿臉委屈得看向樓軾:「皇上,是不是臣妾說錯什麼話,做錯什麼事,惹皇后不高興了?」

樓軾上前扶起憐妃,目光凜冽的瞪着念芙,似乎要殺了她一般。

「念芙!不要挑戰朕的底線。」冰冷的話從牙縫中擠出,讓念芙渾身一顫。

「陛下難道不是也在挑戰臣妾的底線嗎?」念芙猛的抬頭,目光如炬,看得樓軾眉頭一皺。

當初,他發誓只娶她一人的!

不知為何,這樣的念芙,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然而,身為帝王的他,被念芙這麼質問,無非就是以下犯上。

樓軾怒火中燒,有些失控的抬腳踹了過去,無視倒在地上的念芙:「放肆!這就是你做了這麼多年後宮之主學到的東西?竟敢質問朕?」

「來人!皇后有失德行,沒收皇后金印,禁閉芙蓉殿,沒有朕的旨意,不準踏出半步!」

訓完,樓軾帶着憐妃離開,直到外面落鎖的聲音傳來,念芙強忍的淚水,終於落了下來。

月桂急忙扶起念芙,瞧着自家主子這般模樣,心疼得跟着掉眼淚。

「娘娘,您這是何苦,陛下好不容易來了,您又何必拿那個女人置氣。」

念芙不願再提起憐妃,大口的喘着氣,胸口的疼痛讓她幾乎窒息。

「娘娘,我這就去請太醫。」月桂見念芙這般,急的連忙起身就想往外跑去。

「月桂,我累了,扶我去休息。」念芙拉住月桂,十分虛弱。

窗外暴雨傾盆,陣陣寒風吹得門窗框框作響。

念芙側躺蜷縮在床上,冷得直哆嗦。月桂將柜子里的被褥全都拿出蓋在她身上,還是捂不熱她冰涼的身子。

太醫說,她這寒症,是當初掉下寒潭時落下的遺症。

那時,若不是為了救他,她又何苦變成現在這模樣?

寒症毀了她的身子骨,也剝奪了她成為母親的權利。如今,她連丈夫,也要失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