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再嫁朕一次!》[皇后,再嫁朕一次!] - 第2章 禁閉

「娘娘,夜深露重,您站在這風口,身子會吃不消的。今夜陛下納妃,您這般等下去,陛下也不會來啊。」月桂拿着斗篷給念芙披上,語氣中滿是心疼。

念芙垂眸,纖長的睫毛蓋住眼底的落寞,輕輕扯了扯嘴角,已到唇邊的話終是化作一聲輕嘆:「本宮知道,只是往年陛下都來芙蓉殿,如今…」

她又何曾不知,一晃六年,那人早已厭倦了她。

「若是您在這個時候倒下,陛下他會…」月桂神色焦急。

念芙急忙打斷,冰涼的手猛地抓住月桂:「不,本宮不會倒下!」

如今他已經不待見自己,若是她倒下了,那這後位,豈不是拱手讓人了?

念芙不甘,當初為了嫁他為妻,她不顧家中反對,毅然決然的陪他征戰。如今這後宮之主是她,也只能是她!

可是,當初誓言不再,那人棄她如履。

念芙側身,目光痴痴的看着前殿方向,想着此時他已與別的女人雙宿雙飛,心口堵得難受。

深秋,夜風冰涼,念芙凍得嘴唇發紫,也依舊等到前殿的喧鬧聲消失,這才落寞回到寢殿。

世人皆說,皇家尊貴,可又有多少人知曉,這高牆之內多少孤寂。念芙猶記得多年前,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在千軍萬馬前,對她許下的誓言。

然而,誓言已逝,留給她的只剩這滿院的孤寂。算了算,她的夫君,也有數月未曾踏進芙蓉殿了。

念芙一夜無眠,坐在窗前發獃直至翌日清晨。

「娘娘,該喝葯了。」月桂端着葯湯進來。

「嗯。」輕輕應了一聲,念芙這才起身,可剛走兩步,眼前猛然一黑,整個人暈眩起來。

念芙急忙扶住一旁的花架穩住身子,卻不小心打翻了那盆蒼翠的松柏。

「朕才幾日不來,皇后的脾氣是越發大了。怎麼,這是摔給朕瞧的?」還沒來得及緩緩,一道冷硬的嗓音傳來。

熟悉的嗓音讓念芙灰暗的眼底一亮,完全忽略了語氣中的冷漠。可是,當她抬頭看見那人摟着一個妖艷女子時,揚起的嘴角僵住。

「陛下。」念芙咽下苦澀,強撐着不讓自己倒下,艱難的擠出一絲笑容來。

「哼,皇后如今連朕都不放在眼裡了?這宮裡的規矩和禮儀都忘了嗎?」樓軾神情冷漠,一雙眸子寒意濃濃。

對上樓軾的目光,念芙心口一窒,瞧着倚在他懷中淺然巧笑的女人,說不出的難受。

念芙楞楞看着,這一幕是多麼的似曾相識啊。

然而,在樓軾眼裡,卻認為念芙在無視他這個帝王。

「還不跪下!」一聲呵斥,驚得念芙迅速回神,看着眼前這個沒有一絲溫情的男人,胸口涼了半截。

「陛下,娘娘她…」月桂亦是第一次見樓軾對念芙這般凶。

「月桂!」念芙立馬打斷,垂下眼緩緩跪了下來。

地磚的涼,已經比不上心頭的冷。念芙苦笑,當初樓軾攜她入大殿時,親口允她不用行禮的。

「陛下可否消氣了?」念芙跪的筆直,目光雖是平視,卻始終沒有落在樓軾身上。

因為,面前相擁的兩個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