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娘娘她又在後宮作威作福了》[皇后娘娘她又在後宮作威作福了] - 《皇后娘娘她又在後宮作威作福了》第3章 蛋糕

「我靠,你怎麼來這裡了!」

蘇清芷第二天起床剛打開門就看到占儒玉站在門口,對方依舊穿着一身朝服,雙手都拎着大包小裹地站在門口,她後背一瞬間唰得冒出一股冷汗,打到一半的哈欠也硬生生被逼停了,伸手連忙將佔儒玉這個坑貨拉進門後甩手將門帶上。

「你有病吧,幹嘛來冷宮,知不知道你這麼大個的人很顯眼啊,要是皇上知道你私會我的話,我們兩個人都吃不了兜着走,你想作死可別連累我!」

蘇清芷被嚇得魂不守舍,來來回回在房間里踱步,她看着占儒玉一臉無所謂地坐下,怒火一瞬間就直衝天靈蓋,她努力壓低自己的聲音,咬牙切齒地罵了占儒玉一番。

「你就這麼害怕亓官永珏嗎,那你昨日還敢去御花園采那些花,也不怕被人告發。」占儒玉老神在在地調侃道。

蘇清芷哼了一聲,直接給對方一個大大的白眼,她當然怕亓官永珏,男女主都是這個世界的親兒子親閨女,自己要是惹惱了對方肯定會死得很慘,特別是亓官永珏這個傢伙還是個皇帝,那是想讓她死,她就得死。

占儒玉看着這個完全不同的皇后娘娘嘴角越裂越大,他四下里打量了一下對方的閨房,閨房裡沒有什麼名貴的擺設,有一個大大的書櫃立在房間里,書架上擺滿了書籍,旁邊還有一個大桌子,桌子上堆着一堆稀奇古怪的玩意兒,木工的工具散落得到處都是,木屑在桌子旁撒了一堆。

徑直繞過那個滿是木屑的桌子,占儒玉隨手從書架上抽了幾本書,翻開書籍他便看到一堆狗爬似的字,一看就是蘇清芷本人寫的字,他皺着眉頭隨手翻了幾頁,沒想到書里寫的居然是一個才子佳人的故事,寫得還算不錯,他有些想要繼續看下去的衝動。

「這是你寫的?寫得還不錯。」占儒玉一邊繼續翻看,一邊隨口誇讚道。

蘇清芷撇撇嘴,從桌子下的暗格里掏出一大袋零食丟給占儒玉,心裏想着這個傢伙究竟什麼時候滾。

顯然占儒玉並沒有想要這麼早走的打算,他隨手接過袋子隨意撥開看了一眼,在看到裏面是些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吃食後驚訝地抬頭看向蘇清芷,彷彿在問對方這是什麼。

「吃吧,我自己做的,本來想給你放在假山裡的,沒想到你居然跑到冷宮來了。」蘇清芷不情不願地說道。

裏面包著薯片薯條辣條之類的小零食,都是蘇清芷近些天搞出來的,原本想要自己過過嘴癮,現在倒是便宜占儒玉了。

這麼想着,蘇清芷直接開門離開房間。

倒不是蘇清芷害怕男女有別,只不過是本能地不想和占儒玉這種危險分子待在同一個房間而已。

占儒玉這個傢伙太狠,長着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看起來斯文柔弱,實際上卻是個殺伐果斷的人,死在他算計之下的冤魂不計其數,甚至有些人只是一句話不合他的心意都會在不久後被算賬。

蘇清芷讓綠腰今天別去她房間打掃,隨後拎着占儒玉給她帶的東西就朝冷宮配備的後廚走去。

因着和綠腰聊天,蘇清芷這才知道今天是綠腰的生日,往昔綠腰從來不過,因為沒得道理奴才還過生日的,但是蘇清芷卻捨不得綠腰受這委屈,想着多少得給對方慶祝一下。

好在之前搗鼓各種小吃的時候,那些後廚的太監們宮女們已經自願將冷宮的後廚收拾乾淨了,蘇清芷還自己搭了烤爐,今日藉著占儒玉帶來的東西為綠腰做一頓好的。

蘇清芷把被蒙在鼓裡的綠腰趕出廚房,偌大的房間里就剩她一個忙前忙後。

「你這是在做什麼,堂堂一個皇后,竟然干這些奴才做的活計。」

占儒玉倚在門框上看蘇清芷忙得熱火朝天看了許久,終究還是忍不住開口。

蘇清芷被占儒玉的聲音嚇了一跳,下意識就想要找地方躲。

占儒玉被蘇清芷這做賊心虛的模樣逗得忍不住輕笑起來,沒想到這個凶名在外的廢皇后居然這麼有意思,倒是讓他生出幾分好奇來。

「什麼嘛,原來是你啊,我還以為……」

蘇清芷大鬆一口氣,怕怕地拍了幾下胸脯,從灶台另一端走出來。

「以為是皇上來了?」占儒玉開口說道。

蘇清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占儒玉的話,她看了眼沙漏,撿起放在灶台上的兩雙厚實的手套帶上,將爐中的蛋糕胚取出來。

「這是什麼,我好像從來沒見過?」

占儒玉興緻盎然地湊近蛋糕胚,這還是他第一次見這種東西,看起來軟乎乎很鬆軟,散發著雞蛋裹着糖的味道,甜得讓人心情愉悅。

「別動,你要是敢把我的蛋糕弄壞,我可饒不了你!」蘇清芷直接將佔儒玉推遠,齜牙咧嘴地威脅道。

沒有再管占儒玉,蘇清芷將放在自製簡易冰箱中的奶油拿出來,快速攪拌打發,又將奶油分成好幾份,分別加入各色汁水,這才將其裝入一個個錐形的油布中。

蘇清芷很嫻熟地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