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娘娘她又在後宮作威作福了》[皇后娘娘她又在後宮作威作福了] - 《皇后娘娘她又在後宮作威作福了》第7章 請安

皇后剛剛恢復後位,皇上便息在皇后宮中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後宮。

「娘娘,您別睡了,後宮的妃子們已經在外面等候多時了!」

綠腰焦急地推推正在酣睡的蘇清芷,恨不得立馬將蘇清芷的被子整個拽下來。

「你讓那些妃子們都回去吧。」蘇清芷含糊不清地吩咐道。

昨天亓官永珏那個坑貨批了一宿的摺子,身為皇后的蘇清芷自然也不可能丟下皇上一個人跑去睡覺,所以她硬是咬牙陪着那個傢伙熬了一整夜,一直到對方去上朝才睡下,誰成想她這剛睡沒一會兒的功夫,後宮那些女人們居然就來了。

綠腰看着蘇清芷那濃重的黑眼圈還以為自家皇后娘娘被皇上疼愛了一晚上,不禁紅着臉偷笑起來,不過她又看看虛掩着的門,門外後宮佳麗皆在等候,為首的德妃梅洛雪更是一早便起來等候。

「娘娘,快醒醒,外面德妃娘娘正領着一群妃子給您請安呢。」

一想到這裡,綠腰哪裡還敢任由蘇清芷繼續安睡,她加大力度推着蘇清芷。

梅洛雪?自己重獲恩寵居然把這個一向吃齋禮佛的傢伙也驚動了!

蘇清芷一聽到梅洛雪的名字立馬來精神了,她呼啦一下坐起身,目光炯炯地向門外看去,微微打開的門縫裡只有院落中有些蕭瑟的秋景,她這才恍惚地察覺到現在原來已經是深秋時節了。

「綠腰,幫我梳洗打扮。」蘇清芷打了個哈欠,淡淡地說道。

綠腰見自家娘娘總算起床了,連忙笑着應了一聲,幫蘇清芷將一件件宮服套上,又引着蘇清芷坐在梳妝台前,為其梳洗打扮。

梅洛雪,梅太子太師的嫡女,書香世家出身,性格溫和知書達理,不善與人爭奪,男主一旦和女主爭吵便會去她這邊尋求心靈寧靜。

蘇清芷看着銅鏡中的自己,腦子裡將小說中梅洛雪的情況快速過了一遍,她若有所思地撫摸着自己的下巴,總覺得自己似乎漏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記得當初看這本小說的時候作者一直標榜是一本甜寵的小說,小說中男女主互動確實很甜,但是依舊免不了會發生矛盾,這個時候男主就會跑到梅洛雪那邊尋清凈,梅洛雪從來不多問,只是默默地陪在男主身邊一直到男主情緒平穩為止。

這個女人,手段很強啊!

蘇清芷盤順了劇情,第一反應便是如此。

不知作者是不是故意安排一個類似於解語花一樣的完美女人給男主,以此來凸顯女主在男主心目中的地位,進入小說中的蘇清芷只覺得這個對手未免也太難纏了點。

梅洛雪一直表現出一副乖巧的模樣,每次都無怨無悔地等待着男主,只要男主到來便會用行動無聲地提醒男主自己很開心,這也是為什麼男主在最後處理後宮那些妃子們到她這裡時罕見地露出了猶豫的原因。

「不好對付啊,這女人真的不太好對付。」蘇清芷喃喃自語道。

「娘娘,誰不好對付啊?」綠腰好奇地問道。

經由綠腰打岔,蘇清芷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居然把心裏面的想法給說出來了,她笑着說了句「沒什麼」直接將綠腰搪塞過去,待收拾完畢後,她左看右看了一回兒,皺着眉思索片刻。

「這些,全都給我拆了,我的頭上就留一個鳳冠就好了。」蘇清芷指着自己滿頭金光閃閃的飾品說道。

綠腰有些不大願意地撇撇嘴,不過卻依舊聽話地將那些多餘的東西全都一一拆下。

蘇清芷一直到綠腰拆得就剩一頂鳳冠之後才算鬆了一口氣,古代女人的脖子可真厲害,這麼重的髮髻還加上金銀釵,居然全靠着這麼一根細細的脖子撐着,也不怕折了。

坐在堂內的梅洛雪兀自喝着茶水,不同於下方那些三兩成群,嘰嘰喳喳聊天聊得歡實的女人,她既不同別人交談,也不對別人聊天的話題搭腔,她就像一朵盛開在池中的蓮花一般遺世獨立。

這,便是蘇清芷對梅洛雪的第一印象。

「各位妹妹來得可真早啊,本宮這才剛伺候完皇上上朝,準備躺下歇息會兒,你們便來向本宮請安了。」

蘇清芷緩緩走入堂內,她挨個將在場的妃子們環視一圈,目光在梅洛雪身上停留了幾秒,後又快速挪開。

女主藺珮蓉今天也被人拉過來了,她看起來似乎有些沮喪,在聽到蘇清芷說伺候亓官永珏的時候神色更是暗淡了幾分,想來是有些難過了。

蘇清芷嘆了口氣,卻狠心地權當看不見女主可憐兮兮地模樣,現在最重要的是摸清楚梅洛雪的底細,女主的情況她並不是很想關心。

「難怪姐姐起得如此晚,倒是妹妹的不是了,早知如此妹妹便不拉上這些妃子們一道來向娘娘請安了。」梅洛雪向蘇清芷行了一禮,頗為懊惱地說道。

人是梅洛雪叫來的,想來這來的嬪妃都是她那個派系的,只不過不知道這個女人究竟知道了些什麼,居然把一向被保護得很好的藺珮蓉也一併叫上了,難道這個女人知道了點什麼東西了嗎?

蘇清芷面上依舊帶着和善的笑意,腦子卻開始快速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