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娘娘她又在後宮作威作福了》[皇后娘娘她又在後宮作威作福了] - 《皇后娘娘她又在後宮作威作福了》第5章 談條件(下)

蘇清芷發泄過後理智回攏,她意識到自己似乎、大概、也許不小心吼了九五之尊,原本硬氣的腰板也有些彎了,連帶着四肢也有些發軟。

靠,要是這傢伙反應過來,會不會直接下令把自己給殺了!

不對,那是不是自己可以趁着這段時間和亓官永珏談談條件。

「皇上,臣妾知道你很喜歡藺昭儀,所以將藺昭儀保護得很好,臣妾覺得,與其嚴防死守,倒不如讓臣妾牽頭給後宮的嬪妃們弄一點新奇的玩意兒來轉移她們注意力,您覺得呢?」

蘇清芷乾笑幾聲,伸手將亓官永珏的衣領撫平,略帶些討好地看着對方優秀的下巴。

亓官永珏頗為嫌棄地抵着蘇清芷的腦門將其推遠,經過剛剛的震驚他總算是回過味來了,他還真的以為這個女人天不怕地不怕,原來是跟原先一樣腦子不太好使罷了。

「憑你?」亓官永珏上下打量蘇清芷一番,不屑地嗤笑道。

「對,憑我,反正我的命就攥在您手裡,閑着也是閑着,倒不如試試,我這人別的本事沒有,折騰點新鮮的東西的能耐還是有的,要是您願意,我還能成為您的矛,您指哪兒我打哪兒。」蘇清芷不服氣地挺胸抬頭說道。

亓官永珏抬手捏住蘇清芷的下巴強迫其直視自己的眼睛,他面上掛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漆黑的瞳孔里倒映着蘇清芷的身影,他的下手力道很大,疼得蘇清芷感覺下巴都快要被捏扁了。

蘇清芷吸吸鼻子,強行把眼淚憋回去,後宮不相信眼淚,帝王也不會因為女人的哭泣而心軟,她無畏地直視亓官永珏,眼睛裏全是堅定。

因為桌子四分五裂而掉落在地的蠟燭燭火跳動幾下,嗤地一聲悄然熄滅,整個房間陷入一片死寂,蘇清芷和亓官永珏雙雙被包裹進黑暗中,唯有彼此輕微的呼吸聲在房間內不時響起。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能做到什麼地步。」亓官永珏鬆開蘇清芷的下巴,輕蔑地說道。

黑暗中甩袖的摩擦聲響起,緊接着門口便是一暗,若隱若現的腳步聲消失在院落。

蘇清芷長舒一口氣腿一軟直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這時的她才發現自己背後早就已經被冷汗浸**。

和衣躺在床上半夢半醒湊合過了一宿,蘇清芷頂着兩個黑眼圈在天剛剛蒙蒙亮的時候醒過來。

「皇上有旨,念蘇氏服侍有功,自今日起恢復蘇氏皇后……」

一直跟在亓官永珏身邊的大太監邱賀一大早就帶着聖旨趕到冷宮,與之一道來的是大批大批的宮女太監,他們拖着一大堆綾羅綢緞以及珠翠低頭跪在地上,兩名上了年紀的宮女相互看了一眼便想要上前攙扶蘇清芷。

「謝皇上恩典。」

蘇清芷嘆了口氣,從袖中摸出一袋銀子塞給邱賀,又將自己陪嫁的幾支珠釵悄悄塞給兩個教養嬤嬤,這才算完事。

跟在蘇清芷身旁的綠腰難以置信地揉揉自己的眼睛,怎麼也想不明白昨日自己歇下後發生了什麼,竟然第二天一醒來就看到自家娘娘重獲恩寵。

「皇后娘娘,恭喜恭喜。」

得了一袋銀子的邱賀立馬眉開眼笑地連連對蘇清芷作揖慶賀,倒是覺得呆了幾天冷宮的皇后娘娘性子變了不少,以往皇后娘娘傲得很,一貫看不起他們這些太監宮女,現如今不僅通了人情世故,連帶着態度也隨和了。

蘇清芷讓綠腰引着這些宮女太監全去偏廳等着,又讓綠腰將庫存的小零嘴一股腦全搬出來給這些人嘗嘗鮮,隨後就領着兩個大宮女洗漱梳妝去了。

亓官永珏重新將蘇清芷從冷宮裡迎出來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皇宮,躺在床上一邊翻看話本一邊撿着從蘇清芷那邊搜刮來的零嘴吃的高秀兒只是淡定地對宮女揮了揮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娘娘,這朱玉背後的主子當真是沒有耐心,皇后娘娘才剛出冷宮,這廂便循着味兒過來挑唆你了。」

高秀兒的貼身宮女紫女待房間里退得只剩下她和高秀兒後笑着為高秀兒又拿了個小食盒過來,一邊為高秀兒挑着品相好看些的吃食,一邊忍不住吐槽。

高秀兒只是淡淡一笑,接過紫女手中的吃食放入嘴中,昨夜她看完話本便偷摸去尋蘇清芷要下一本,沒成想正巧和皇上前後腳,昨夜蘇清芷便將來龍去脈同她說過了,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借刀殺人,當真愚蠢至極。

就在整個後宮準備看好戲之際,蘇清芷回宮後居然就宣布去看望高秀兒,後宮中那些妃子們聽到這個消息後一瞬間全都沸騰了,一個個偷摸派出自己的暗線去探聽情況。

蘇清芷頂着一腦門重到要壓斷脖子的珠翠坐在步攆上昏昏欲睡,綠腰穿着一身嶄新的宮服一臉揚眉吐氣的模樣跟在她的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