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每天都在宮斗》[皇后每天都在宮斗] - 第四章 你是蹲着方便的嗎

  何公公瞥了楚衿一眼,一副懶得搭理她的模樣起身便要往外走。

  可他步子還沒跨兩步,就被楚衿一把給拽了回來,偏生還被木櫃生出的稜子給絆了一跤,重重摔在了地上。

  見何公公痛得俊朗眉目都擠弄在了一起,楚衿忙蹲下身子去攙扶他,「外頭鋪天蓋地的侍衛都在尋你,你前腳出了這門,後腳怕就要被人給射成篩子了。」

  她好心攙扶何公公,哪裡知道這太監脾氣倒還不小,一把撥開了楚衿的手,自己站起身來撣着身上的浮灰。

  這氣勢,果然是敢謀朝篡位干一番大事的太監。

  其實他出去了是死是活和楚衿又沒關係,只要楚衿自己的命能保住就成。

  咦……等等,這何公公是偷了聖旨準備謀朝篡位的,合宮人為了找他都慌了神,自己要是把他擒住交給了侍衛,保不齊張皇后和太子爺一時歡喜,便赦了楚衿活埋殉葬也說不準呢。

  這可是天上降下來的『寶貝』,可不能讓他逃了……

  於是乎,楚衿順手從書柜上抄起了一根用來取高處藏書的書挑子,想也未想便高高舉起朝着何公公的頭上砸去。

  等何公公醒來時,他已經被楚衿給五花大綁在了柱子上,口中還塞着一塊又濕又臭的麻布。

  他頭昏沉沉的,廢力抬起眼皮,見楚衿正貓着個身子在門縫那兒巴望着。

  門外,傳來的是那掌事公公的聲聲呵斥。

  「快些着!尋不見那妮子張皇后怪罪下來,咱們可都是要掉腦袋的!」

  楚衿嚇得背倚房門死死堵着門栓,聽着有人的腳步越來越近,便是正要推門而入的那一刻,那公公卻忽而發話來,「你個挨千刀的往那房子里去尋什麼?藏典閣配殿的門向來都是鎖着的,先帝吩咐這地方宮人不得擅闖,你不要命了?」

  又聽掌事公公似在那要啟門的人身上踹了一腳,擰着他耳朵就走遠了。

  楚衿長舒一口氣,抬眼瞧見何公公掙了眼,正在那根主子上掙扎着,口中更是嗚咽不休。

  楚衿生怕動靜鬧大了令掌事公公折返回來,於是湊到何公公身邊兒將那堵嘴的麻布又塞緊了些。

  「對不住了,抓了你交給侍衛我才能活命,你就當你今兒命不好遇見我了……」

  可說來也奇怪,方才門外還半柱香便能過去一隊侍衛,自打楚衿將何公公綁起來後,便再無人經過了…….

  何公公嘴裏一直塞着麻布,面色憋得通紅,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喂,你怎麼了?」楚衿在他胸口拍了拍,「你可別嚇我,你可別給憋死了……」

  她見何公公脖子上的青筋都暴起來了瞧着也不像是裝得,於是低聲道:「我給你把嘴裏面的麻布取了可以,可你得答應別瞎叫喚!你要是敢亂喊,悶死你我可不管……」

  何公公拚命點頭,楚衿便將麻布從他嘴裏取了出來。

  他大口喘息着,緩了好半會兒才瞪着覆了面紗的楚衿道:「你究竟要幹什麼?」

  「哎呦都跟你說了,你忍一忍就過去了,等下侍衛來了,我將你交給他們,我就能保住自己的命。你謀朝篡位的事兒被揭發了,如今整個帝苑城的侍衛都在尋你,你是跑不了的。橫豎都是一死,不如救我一命,往後逢年過節的,還有個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