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天天罷工》[皇帝天天罷工] - 第5章 大婚 一

夜裡,岳易之在藏金殿里處理完朝事,突然想起顏洛來,對他來說顏洛是個特別的存在。從小國師就告訴他,他的皇后是天定的,到了一定時間自然就會出現在他身邊。

如果弱冠之年還沒找到,那麼他就會有殞命的危險。所以他很小的時候就期待自己的皇后,只是這天慣之人遲遲不來,眼看着就要到了弱冠的年齡,國師沒辦法就搭了摘星塔準備月圓之夜祭拜天地。

只是月圓之夜未來臨,顏洛就來了,所以在顏洛出現在摘星台的時候,他第一眼就知道這是他的皇后。但是他的皇后與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樣,穿的奇奇怪怪,舉止粗俗,沒有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不知道皇后現在在做什麼。

就問貼身太監:「海大生,你說皇后正在做什麼?」

海公公提醒道:「陛下,你與顏姑娘並未大婚,尚不能稱顏姑娘為皇后。」

岳易之不以為然:「這有何不可,早晚都會是我的皇后。」

海公公已經見慣了皇上的任性:「陛下想知道顏姑娘做什麼,為何不親自去看看。」

岳易之覺得有道理對海公公吩咐道:「海大生,擺架慶雲殿。」

慶雲殿內的顏洛一直都睡的很香,對於岳易之的到來一無所知。 慶雲殿內只有小桃和英嬤嬤留在外間守夜,聽見海公公的聲音馬上出來迎駕:「參見陛下,陛下金安。」

「免了,顏姑娘如今在做什麼?」岳易之問道

小桃:「回陛下,顏姑娘正在安寢,姑娘吩咐奴婢在她醒之前不要叫她,陛下可要傳喚姑娘。」

「不必了,寡人只是路過順便來看看。」岳易之嘴硬道。

第二天辰時,岳易之上完早朝,對身邊的海公公說:「今日吩咐御膳房,寡人要在慶雲殿用膳。」

海公公馬上吩咐手下的小太監去準備,就伺候岳易之擺架慶雲殿,小桃一見岳易之就被嚇到了,連忙跪下:「參見陛下,陛下金安。」

「免了,顏姑娘呢?」

小桃有點不知所措:「回陛下,顏姑娘還未起。」

岳易之有點驚訝,都這個時辰了還未起便問道:「都這個時辰還未起,可是身體不舒服,有去請太醫看看嗎?」

「顏姑娘昨日吩咐奴婢,在她醒之前不要叫醒她,奴婢不敢違抗。」小桃抖着腿害怕極了,怕陛下怪她伺候不周。

岳易之見問不出所以然來,一想早晚是自己皇后,進去看下也不算有失禮節,就對海公公說道:「你不用跟着寡人,在殿外侯着。」

岳易之進殿後,站在御床邊對着一團被子和露出來的半個腦袋沉思,還有人能睡成這樣。岳易之伸出手指戳了戳被子,被子里的人沒有動靜。又去戳了戳顏洛的腦袋,岳易之戳了之後就自己臉紅了,心裏想着:皇后的頭髮真軟啊。

岳易之像找到好玩的事一樣,在顏洛的腦袋上這邊戳戳,那邊戳戳。

顏洛本來睡的好好的,有人一直戳她腦袋一下子火就上來了,掀開被子坐了起來罵道:「哪個缺德鬼,大早上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岳易之敢伸出去的手指被嚇得停在半空,瞪大雙眼,驚嚇的望着一頭雞窩頭的顏洛。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對他說話。

顏洛滿身充滿了起床氣,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看了看手錶直接懟到:「現在才七點多,你有毛病吧大早上的,你知道我有多久沒睡懶覺了,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別想阻止我睡覺。」

說著顏洛就悶頭倒下了,而岳易之像雷劈了一樣,人生一十九年第一次遇到這種人。他也不敢在這多待了,像後面有鬼追他似的奔了出去。 到了門口,海公公見此情景立刻上前詢問:「陛下,為何如此焦急,可有不妥?」

岳易之摸了**口,鎮定自若道:「無事。」

海公公:「陛下,可否傳膳?」

岳易之想了想,決定還是同顏洛一起用膳:「寡人現在還不餓,等寡人吩咐就是了。」

海公公有點意外,這已經是陛下的固定用膳時間:「是。」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