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從起兵開始》[皇帝從起兵開始] - 第5章 入宮

城外的黑甲軍是劉氶所領的軍隊,而劉氶早已投靠了趙翊,現在已經戌時了,黑甲軍開始大肆進攻盛京城的各個城門。

這些黑甲軍早在一個多月前潛入盛京城附近的山林里潛藏起來。

「鍾異,告訴各位將軍,不必急於進攻,只要讓城中的人以為我們再大舉進攻就好,還有攻城炮,每半個時辰發兩次。」

時機差不多了,劉氶望了望城牆上的情況——黑甲軍已經有些人登上城牆了。

不用想,劉氶已經猜到了,城中守衛肯定是被今夜的幕後黑手趙翊牽制住了。

城門那慘烈戰況,皇宮內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

皇帝所在的大殿內,皇宮的大部分妃子和一些太監婢女聚集在此處。

恐懼充斥於這個金黃的大殿內,有人在低聲哭泣抽搐着,也有人在眉頭緊鎖着了。

就在剛剛他們還是想着今晚怎麼才能把主子伺候得好,皇帝剛剛駕崩就已經令他們憂心了,擔憂被拉去陪葬。

但外城的巨大響聲,直接打破他們的幻想,現在他們最可能的結局就是死於亂刀之下了。

這響聲,宮裡的老人在二十多年前就聽過一次,這意味有人在打仗,上一次可是殺得血流成河,皇宮中的太監宮女一大半都是死在亂刀之中。

大部分人內心還是恐懼着的,自古以來皇朝更迭,皇帝上位,宮內免不了一番血洗,不是死於陪葬就是死於新皇之手。

主人換了,他們奴僕還是奴僕,沒有什麼改變,刀劍無眼他們也是人,也怕死。

「陛下,今後要臣妾如何是好啊?」

當今大梁皇后沒有想像中的尊容華麗了,而是面色驚懼,在哭泣着向躺在床上的皇帝哀嚎。

雖然久處於深宮中,但她對於這個響聲可是非常清楚,這個聲音是軍中的攻城利器,所到之處,城池無所不破。

她身後也是跪倒了一片太監宮女,皇帝剛剛駕崩,現在就發生了這樣的事了。

得先把這邊的一切安排妥當了再說,所以也就只有皇帝身邊的太監和宮女知道可以信任了。

現在皇帝是指望不上了,朝臣呢?

肯定是指望不上了,皇帝駕崩的消息發出的時間夠他們進宮了,但是到現在他們還是沒有來,不多想,張晴知道依照他們性子估計是會躲在家裡,叫私兵在府里守着不動。

現在只能靠自己了,太子趙乾是他的兒子,如果沒有對世家動刀,靠着張家在世家的影響力,是可以順利繼承皇位。

太子已經被廢,其他皇子進京,張晴知道這個情況說什麼都完了。

天塌下來有高個頂着,一動不如一靜,身為皇后的她實際上沒有多少權力,而現在京城顯亂象,最能做事的就是宗府了。

現在她能守在皇帝身邊就已經很不錯了,還是在如此情況下。她沒有慌亂地指揮宮女太監,只是靜守着皇帝。

她不知道她現在無論如何做都無力挽回局勢了。

現實對她來說是殘酷的,很快又有壞消息傳來了。

「不好了,娘娘。」就在大殿的人們還在想着如何做時,殿外有人來報。

聽到外面來人,眾人的注意力頓時轉移了過去,看向了來人。

皇后張晴擦了擦臉上淚痕,有些緊張道:「外面怎麼了?」

非常時刻,一點風吹草動都可以讓大浪湧起,容不得她半點忽視。

「外面……外面好多人,而且還帶着兵器進來了,死了好多人。」來人由於跑得太快,在講話時有些氣喘吁吁,斷斷續續的。

「啊……」

這話一出眾人驚懼得喊出聲來了。

「帶着兵器進來?」皇后驚恐得眼睛睜大,很是不可思議。

「城外的叛軍攻進來了?」

「不是……呼……不是……他們人不多。」太監來忙搖搖頭,大口喘着氣斷斷續續回道:「他們還喊着晉陽王謀反,他們進宮來守衛的。」

晉陽王?

謀反?

她心中一愣,晉陽王是她兒子,雖然他的太子之位被廢,但是張晴怎麼也不信自己的兒子晉陽王趙乾會謀反,她太了解她兒子。

那就只有……

造反?

有人給自己兒子安的罪名來行事。

張晴當即想到了這些,不過她搖了搖頭,要是有人造反,宗府的人肯定會插手其中,但是從城外戰起到現在他們進宮,宗府都沒有動,說明宗府的人默許了,。

想想就知道有人攻打外城他不去支援來皇宮裡,那就說明他們勾結城外的軍隊,裡應外合造反,有這能力的就只有皇族中人了。

張晴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這些,縱使她猜到了,剛才稍放下的心,又也開始有些緊縮起來了。

而且她也難以相信會有人真的造反,一時間也是亂了分寸,想到他們已經進到宮裡來了,她頓時更加手足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