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路為安》[何路為安] - 第7章 醉酒(2)

,她質問楊燚道:「你怎麼這麼熟練?難道來過很多次?」

「我就跟路烜來過幾次,路烜才狠呢,天天晚上來,不然你以為為啥路大少爺老是趴在桌子上睡覺。那是人家晚上玩得多。」

楊燚一邊回答蕭遲遲的問題,一邊手接過服務員遞過來的飲料。

一聽到有路烜的名字出現,何薇恨不得拉長了耳朵湊近了聽,楊燚這個回答卻讓她有點心寒。

合溦的未婚夫,不想聯姻,不會是捨不得外面的花花世界吧。

想到這兒,何薇悶了一大口那杯不知道用什麼調出來的飲料,還在想這冰塊注的也太多了,一口下去,半杯飲料沒有了。

蕭遲遲楊燚在一旁目瞪口呆地看着何薇一口悶,楊燚好心提醒道:「這是雞尾酒,可不能這麼豪邁地悶啊何大美女。」

話音落下的一分鐘後,何薇就感覺自己的頭開始控制不住地暈,她使勁地晃晃,想讓自己清醒一下,這一晃頭反而更暈了。

「我去一下洗手間。」何薇強撐着自己的身體站起來,深一步淺一步地走向洗手間。

蕭遲遲怕何薇出事,想跟上去看看情況,被何薇拒絕了。

何薇扶着牆,一步一步摸索着,看着頭頂上的指示燈牌往洗手間走去。

越靠近洗手間,人越少,燈也越暗。

何薇一路上都在縮着自己怕撞到人,到了洗手間門口,還是不小心和一個人撞個滿懷。

好在那人托住了何薇,不讓原本重心就不穩的何薇摔仰過去。

「何薇?你怎麼在這?」

何薇聽那人的聲音甚是耳熟,強迫自己睜大眼睛,那人的身影從模糊逐漸變得清晰,她依稀能認出眼前的這個人是誰了。

「路烜……」何薇喃喃地咬着他的名字,撐住他胸膛的手臂緩緩地爬上他的肩膀,環住脖頸。

他們之間的距離再一次被拉近。

路烜的氣息越來越不均勻,聲音比平常要沙啞一些:「你喝酒了?」

何薇沒有回應,她只感覺到眼皮子越來越重,越來越不清楚自己在幹什麼。

她搭着他肩膀的雙手微微一收力,下意識抬顎迎上。

下一秒她的唇瓣不知道被何物給覆上,有點軟軟的,吮吸一口,似乎還有點甜。她小心地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又很快地縮了回去。

路烜第一秒沒反應過來,他也喝了不少酒,但至少比何薇清醒些。

在酒精的發酵下,再被面前這女人一挑逗,路烜忍不住了,反手按住她的後腦勺,把她身子抵在附近的牆壁上,深深地回吻着。

蕭遲遲因為何薇過了許久還沒回來,便出來尋找。

她剛走到拐角處,一眼就看見在接吻的兩人,這兩人白天還在一前一後鬧着彆扭,現在熱吻地跟在熱戀中的情侶一樣。

蕭遲遲識趣地捂住嘴巴,悄悄地離開。

————————————-

第二天早上,何薇從自家的床上爬起,頭疼欲裂,感覺好像腦袋要炸了似的。

回憶起來,只記得昨天晚上和楊燚蕭遲遲去清吧玩,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卻不知道了。

至於是誰送自己回來的……大概是蕭遲遲吧。

何薇這麼猜測,還懊惱着自己有沒有酒後胡言亂語把南應合家的事情說出來,她在心裏狠狠地發誓再也不喝酒了。

門被人敲響。

何薇頂着個炸裂的腦袋,慢吞吞地下床穿鞋開門。一邊開門還一邊懷疑是誰會在大周末的登門拜訪。

何薇開門一看,是路烜。

「你怎麼來了?」喝斷片的何薇很顯然不明白為什麼路烜這時候過來。

路烜沒說話,手裡還提着一大袋東西,一進門就直奔廚房。

「一個女生也敢在外面喝那麼多酒。」路烜在廚房搗鼓,沒用他那足以殺死人的眼神看着何薇。

何薇像是一個做錯了事的小女孩子,低着頭,撥弄着自己的手指,嘀咕道:「還得多謝謝蕭遲遲把我送回來,也不知道我有沒有發酒瘋?」

路烜手中正準備切生薑的刀一頓,轉身看向何薇,但是刀沒有放下。

「你說,是誰,送你回來的?」

何薇聽路烜這種語氣,把疑惑擺上了臉,說:「不是蕭遲遲嗎?我喝多了上個洗手間她就把我送回來了?」

接下來,何薇能清晰地看見面前這位路大少爺的表情一點一點地變臭,她有種感覺,下一秒他手中的刀即將向她飛過來。

何薇心虛地咽了口口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