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路為安》[何路為安] - 第7章 醉酒

好不容易快熬到周末,只剩下最後一個下午。

可偏偏每門課老師都布置了四五張卷子,班上哀嚎聲一片。

幾撮人打商量着,一個人干語文,一個人干英語,這樣輪流分工。

蕭遲遲可不急,她旁邊正坐着一個沒有感情的寫作業機器,得天獨厚坐享其成。

何薇寫完一張卷子就往旁邊一遞。

大周末的老師也不想為難學生,布置的都是簡單的基礎題。

這種練筆的基礎題卷子,何薇寫起來毫不費力,放學鈴聲還沒打響她就已經完成所有卷子。

最後一張卷子遞到蕭遲遲手上,她沒忍住雙手拿起其中一張,舉到空中細細地端詳卷子上那娟秀的字跡。

蕭遲遲邊咋舌邊道:「這卷子堪稱工藝品啊。」

「對了小薇薇,你周末打算去哪裡放鬆啊。」

周末?何薇歪着腦袋,手中的筆也停下來,她習慣性地用嘴唇叼着筆尖,說:「不知道。」

她確實不知道。何薇剛來北申,第一天上學還是用導航才找到的學校,目前她只認識家到學校的路,以及路上有多少早餐店還有夜宵店。

「我知道有個好玩的地方。」

楊燚突然從何薇蕭遲遲之間竄出個腦袋,還故弄玄虛的,非得等到周末跟他到那個地方才告訴她們倆。

放學鈴聲一響,班上的像是解開封印了一樣,該收拾東西在收拾東西,在打鬧的打鬧。

第一個出門的是一直趴在睡覺,走時什麼東西也不帶的路烜。

何薇正好收拾到最後一步,拉上書包拉鏈的同時,她注視着路烜離去的背影。

他們已經有三四天沒有交流了,這好像沒有影響到路烜的心情和生活,如原來一般,冷臉睡覺不與旁人打交道,最多和楊燚搭上幾句。

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怎麼會相交。

何薇背上書包,接着路烜出教室門的後一步,踏出了教室。

她看見還沒走遠的路烜在樓梯口就被張晨堵住了。

張晨站在路烜面前,對他比着萌臉,還撒個嬌,用糯糯的聲音喊着路哥哥。路烜背對着何薇,就干站着,也看不清他臉上的神色。

何薇沒想打擾他們,可是那條路是下樓的必經之路,沒有其他的遠道給她繞的。

何薇只能硬着頭皮,假裝不在意,從他們旁邊那細小縫隙穿過去。

「借過一下。」

何薇聲音小的跟個蚊子差不多,她也不指望正濃情蜜意的兩人能聽見。

路烜看了身旁冒出個一小團人,往一邊移了點位置讓她通過。

張晨見來人是那個轉校生,壯着膽子挽起路烜的胳膊,朝何薇炫耀着。

何薇看了一眼就離去了,表情絲毫沒有因為張晨的炫耀而改變,心頭卻莫名湧起一陣淡淡的苦澀和酸。

————————————-

蕭遲遲等不及了,非得說周五晚上就去楊燚說的那個地方,三個人約好了八點在學校門口的公交車站見。

結果最後,說好帶他們去好玩地方的楊燚姍姍來遲,讓兩個女生等了他十來分鐘。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來晚了。」楊燚是跑過來的,還喘着小氣。

要不是看在好玩地方的份上,蕭遲遲估計又要捶一頓楊燚來出氣了。

楊燚帶着他們在附近的小巷子里彎彎繞繞,來到一家店門前。

「諾?清吧?」何薇好不容易分辨出那花花綠綠的大燈牌上的字,小聲地念了出來。

「清吧是什麼?酒吧嗎?」蕭遲遲把兩個「吧」混淆在一起,「你居然敢帶我們去酒吧?也不怕**蜀黍來抓你。」

別說蕭遲遲了,何薇也很少接觸酒吧清吧這類東西,楊燚帶她們來這,她也挺好奇的,正好讓自己開開眼界,感受一下作為合大小姐的時候感受不到的新奇玩意。

「是清吧,又不是酒吧。都是成年人,怕什麼!」

說著,楊燚把兩位女生往裏面推。

一進到裏面,看到的景象與想像中完全不一樣。沒有disco沒有**郎,也不是很吵,地方不大,被一張超長的吧台佔據着,形形**的男女在超長吧台前閑聊喝酒。

他們找了個連着的空位置坐下。

椅子有點高,何薇坐上去還是費了點力氣,兩隻小腿在空中胡亂地蹬着,才調整到舒服的姿勢。

「waiter。」楊燚招招手,吧台裏面的服務生應聲走來,「來兩杯晚風,還有一杯水割。」

蕭遲遲見楊燚連菜單都不用看就點了三杯,有點不太敢相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