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路為安》[何路為安] - 第6章 隔閡(2)

程澂還是狠下心來,潑了何薇一盆冷水。

何薇停止把玩校卡,收起臉上的笑靨,彷彿剛剛的喜是一瞬間的事。

仔細想來,程澂說的也不錯。

只是她才剛剛沉浸到何薇的生活中,才剛剛體會到普通人的感情,竟一時忘記了自己原本的身份。

何薇的鹿眸失了幾分色彩,眼皮耷拉,稍稍頷首。

車在等紅燈的時候,路烜騎着車正好路過這個路口,他停在程澂車旁。

車玻璃不是完全反光的,從外面可以隱隱約約看見車內的人。

路烜透過玻璃,看向副駕駛的何薇。何薇也注意到窗外的路烜。

可能是隔着玻璃的緣故,何薇看不清路烜深邃的眼眸下藏着的是什麼,路烜也不明白為什麼何薇在看了他一眼之後,又迅速把頭撇過去,都不肯多看他多一秒。

他們之間似乎有了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鴻溝。

————————————-

楊燚把頭埋在桌子底下,偷吃着還熱乎的蛋餅,時不時地探個腦袋看看窗外有沒有人來檢查。

教室後門「嘭」的一聲被人踹開。

楊燚嚇得嘴巴里的那口蛋餅都沒來得及咽下去,嘴角還掛着一胡蘿蔔絲。他看着他那帥氣的同桌壓着一團怒氣地踹門坐到他旁邊,把手裡的豆漿往他桌上一丟。

楊燚小心翼翼地指着那包豆漿,問道:「給我的?」

路烜冷哼一聲,餘光瞥見後門走進來的何薇,臉上難看地擠出笑意,說:「某人不要的我喂狗了。」

何薇能聽出路烜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每顆後槽牙都在用力。

她頭低得更低了,掠過路烜回到自己的位置。

全程何薇和路烜沒有一句交流。

楊燚瞪大了眼睛,雖然不明白他啥時候變成了一隻狗,但好歹有杯豆漿讓他順順那噎人的蛋餅。

他剛想伸手去拿那包豆漿,卻被路烜搶先一步。

路烜捏着豆漿,一個空投完美地丟進了身後的公用垃圾桶,臉上什麼表情也沒有,倒是比平常更冷三分。

不過可憐了楊燚。好在蕭遲遲轉身端給他了一杯水,楊燚着急忙慌地喝下,才順走了那一口蛋餅,長呼出一口氣。

蕭遲遲看看整個身子都往前靠的何薇,又看看照常趴在桌上的路烜,壓低聲音問楊燚:「他倆出啥事了?昨天晚上還好好的。」

楊燚一臉無辜,說:「不關我事,我是被牽連的!」

說話間,他們注意到窗外有位男子隔着窗戶在向這邊招呼着。

男子很俊朗,和路烜的帥不是一種類型。路烜走的冷酷風,而窗外的男子眼角向下拐,嘴角弧度又是往上走,明顯比路烜來的更親和更溫柔。

蕭遲遲的目光鎖定在窗外的男子身上,手肘拱了拱還在嚼蛋餅的楊燚。

「那不是在南應出了名的律師程澂嗎?他怎麼會來?」

蕭遲遲嘴都驚到合不攏,本想把這一勁爆消息告訴何薇,可看到旁邊的何薇正回應着程澂的招呼。

她好奇地問何薇:「你認識程澂啊?他是你什麼人啊?」

趴着的路烜聽了兩遍程澂的名字,不舒服地換了個姿勢繼續趴着,弄出不小的動靜。

何薇沒理他,回答蕭遲遲的問題:「我是被程家收養的養女,程澂作為我的監護人來給我簽字的。」

「這樣啊。」聽了何薇的解釋,蕭遲遲明白了第一件事,看到好像在無聲抗議着的路烜,好像明白了第二件事。

「哇,好羨慕小薇薇有這麼帥氣的養哥哥誒。」蕭遲遲湊近到何薇身邊,但是說話音量反而提高了些,「你不會是程家的童養媳吧,將來長得標緻了就嫁給程澂。」

蕭遲遲說話的音量足以讓身後的路烜聽得見,卻沒有什麼意料之中的動靜發生。

何薇沒聽出蕭遲遲這是開玩笑的話,擺擺手連忙矢口否認:「沒有的事!」

蕭遲遲這一不走心的玩笑,讓何薇想起來合天承給過她的選擇,沉默了許久。

如果不與路氏聯姻,不嫁給路烜,程澂或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