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路為安》[何路為安] - 第1章 磨練期開始

南應市的天也不知怎麼的了,雨一直稀稀拉拉地下。

屋內的窗子沒鎖好,水珠順着玻璃窗沿流入屋子裡,滴在刷白了的檀木桌子上。

合溦坐在床邊,看着水珠一顆一顆地滴,出了神。

「咚咚」傳來一陣敲門聲。

「小雨,是媽媽。」

聽到門外的聲音,合溦才回過神來,踱步走到門邊去給外邊的人開門。

外頭站着的人,是合溦的母親——何梓。

何梓見合溦開了門,連忙在臉上擺出和藹的笑容,走進合溦的房間說:「小雨啊,你趕快換身衣裳,別讓樓下客人等急了。」

就算何梓這般溫柔地勸着她,合溦仍是提不起興趣,姣好的臉蛋上沒有半分笑顏。

良久,合溦才緩緩啟唇道:「媽,我不想聯姻。」

她試探性地回答一句,再小心翼翼地觀察何梓的反應。

合溦能清楚地看見何梓臉上的和藹在一點一點的消失,最後蕩然無存。

何梓連說話的語氣都冷了三分:「這是沒得商量的。作為南應合家的繼承人,你應該為合家考慮!不能讓南應合家這麼大的基業毀在你一個人的手上!」

合溦表面裝的乖巧,聽母親教訓着,心裏縱然有諸多的不願,但卻不反駁何梓一句話。

「況且,小二還沒出生,也不知是弟弟還是妹妹。」何梓眼神中帶了幾分寵溺,這眼神卻不是看向合溦的,「委屈你了,小雨。」

合溦點了點頭附和何梓的話。

何梓在下樓之前一再三叮囑讓合溦不要磨蹭。

終於,房間又恢復了安靜。

合溦打開自個兒的櫥櫃,裏面塞滿了各種款式的禮服,她沒穿過幾件。還有常服,也是最新款的。

她從眾多衣服中挑出那麼幾件比較素凈不失氣質的,穿上。

即使素凈,依舊蓋不住她的氣質。

對於自己那個聯姻對象,合溦在記憶中瘋狂尋找有關他的信息。是在北申市發展的路氏集團大少爺,好像叫什麼,路烜。兩市對這位路大少爺的評價是,一個字,冷。

性子冷就冷了,但是不妨礙他長得帥啊。

他們倆小時候見過幾面,印象不深。

柳葉輕輕一挑,合溦深吸了口氣後,整理好心態,走出房間走下樓。

合溦走到一樓,故作鎮定地環顧四周,父母親在書房裡會客着從北申市飛過來的路氏集團董事長及其前妻。而她的聯姻對象此時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像媒體說的,冷着一張俊臉,渾身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

路烜還沒有察覺到從樓上下來的合溦,低着頭隨意耍耍手機。期間,他還端起擺在他面前桌子上的白開水,喝了一口。

他喝得有點猛,水沿着他的嘴角,划過他那清晰的下顎線和凸起的喉結。

合溦眼神掃到正在喝水的路烜身上,停留幾秒,又刻意地撇到其他地方。

媒體說的不錯,真冷。

合溦輕嘖了一聲,依舊站在樓梯邊。作為女生,雖說心裏抗拒這門婚事,但對於這個名義上的未婚夫,或多或少有些期待。

何梓一人從書房走出來,嘴角上那迎和的笑容還沒有收起來,便看到自家女兒站在樓梯邊上不知所措。她說:「你這孩子,杵那邊幹什麼呢,快下來!」

這下,路烜也注意到合溦的存在了。

他抬起頭,看向樓梯邊上緩緩下來的女生,僅僅看了一秒不到,又垂下頭去,彷彿那以美傳聞兩市的合溦竟還沒手中的手機來的有吸引力。

合溦一個人尷尬着,走到何梓身邊,扯了扯她的衣角,蠻不情願地躲到何梓身後。

「來,小雨,這是路叔叔家的大兒子,叫路烜。路烜,這是我們家小雨,你倆認識認識。」何梓全然顧不得自家女兒的嬌羞,忙不迭地撮合這倆。

都這麼說了,合溦也只能乖乖地伸出右手,在心底默默地翻了個白眼,下顎微揚,說:「你好,我叫合溦。」

可坐在沙發上的人兒跟聾了似的,頭都不抬一個,就剩合溦的手僵在半空中。

書房傳來一陣中年男人咳嗽的聲音。

路烜聽見後,這才漫不經心地起身,跟合溦握了個手,說:「路烜。」

他就算和合溦握手了,但仍不願正眼看合溦一眼。

看來這個聯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