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神婿》[豪門神婿] - 第8章 :去伏虎縣(2)

再隱瞞了,就率先告訴了關瓊和方立斌。

「你沒開玩笑吧?」方立斌難以置信地看着田柱。之前同學聚會後,田柱跟他說要當官,他覺得田柱說的是酒話,根本就沒往心裏去。之後田柱也沒再提過當官的事,今天突然說馬上要去伏虎縣了,他實在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田柱一臉認真地說道:「你看像是在開玩笑嗎?」

「可是……可是……」方立斌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了,他總感覺這事像假的。

「沒什麼可是的,我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祝我好運吧。」

「我當然會祝你好運,你哪天要是當了大官,我還能跟着沾光呢。可你要是為了沈葉葉而換工作,我覺得不值。」方立斌了解田柱,要不是因為沈葉葉跟官二代張向遠好上了,他不相信田柱會放着在市裡的工作不要,跑到縣城裡去上班。

田柱不置可否,但一想到沈葉葉,他心裏就有些隱隱作痛。

關瓊聽到田柱換了工作也是吃了一驚,只是沒有方立斌反應那麼大。他想了想說道:「報社雖然在市裡,工作很穩定,可是從長遠來看,不會有什麼大發展。官場雖然複雜,但機會也是並存的,所以去伏虎縣工作也不是壞事,我想以你的聰明才智,肯定錯不了。只是以後我們就不能經常聚了。」

田柱笑着說道:「怎麼不能?伏虎縣離市裡又不遠,沒事的話,我會爭取每個周末都回來的。」

去伏虎縣的事情田柱也告訴了劉燕,劉燕當時就哭了,她很捨不得田柱。除了劉燕,吉寧日報的一些人也很捨不得田柱,其中最捨不得的人就是田柱的領導,編輯部主任何志國。

何志國非常看好田柱,他田柱列頭號培養對象,所以當得知田柱要走時,他是極力挽留的,先後找田柱談了三次話。無奈田柱去意已決,他除了嘆息紙媒界失去了一位硬筆杆子之外,沒有任何辦法。

田柱也有捨不得人,這個人就是劉金鳳。

去了伏虎縣以後,再想像以往那樣和劉金鳳在一起是不可能了,而周末他回市裡,卞世龍也回市裡,他很擔心以後不能和劉金鳳再辦事了。

劉金鳳對此的看法截然不同,她意味深長地說道:「有些事情就看想不想做了,只要想做,就一定能做成。」

經過卞世龍半個月的運作,田柱到伏虎縣工作一事塵埃落定,他將到伏虎縣縣委辦公室綜合科工作。

卞世龍作為縣委副書記有屬於自己的專車,田柱去伏虎縣其實完全可以坐他的車去,但卞世龍沒有主動提,田柱自然也不好主動說,就只好自己坐長途客車去。

周日下午,關瓊、方立斌、劉燕三個人將田柱送到了汽車站。田柱是不想他們送的,又不是去多遠的地方,沒什麼好送的。可他們堅持送,田柱也沒辦法阻止他們。

去的路上,田柱與關瓊和方立斌一直有說有笑,劉燕則情緒低落。等到了汽車站以後,尤其是上車的時候,劉燕忍不住背過身哭了。

方立斌示意田柱趕緊過去安慰一下,田柱來到劉燕身後,在她耳邊說道:「好好的,別搞得跟生離死別似的。等周末回來,我第一時間給你打電話。」

說完,田柱在劉燕的臉蛋上親了一口。

轉身剛要上車,田柱忽然又想起一件事,他把方立斌拉到一邊說道:「你留意着一點沈葉葉和張向遠,有什麼消息隨時給我打電話。」

方立斌有點無奈,但也沒說什麼,點了下頭,算是答應了。

伏虎縣是春陽的市轄縣,是春陽下轄的十二個縣中最大的一個縣,位於春陽市區東南100公里處,相傳十八羅漢中的伏虎羅漢就是在此地降服了惡虎,故而得名。

田柱從來都沒有去過伏虎縣,他只知道伏虎縣有一座卧虎山,除此之外一無所知。

春陽到伏虎縣的路況並不是很好,有些地方坑坑窪窪的,很顛簸,但卻絲毫不影響田柱的好心情,他一路上都處在興奮的狀態之中,雖然人還沒有到伏虎縣,可是心早就到了,並開始暢想接下來在伏虎縣的工作和生活。

汽車大約行駛了將近兩個小時到達了伏虎縣。

進入縣城後,汽車開的很慢,田柱透過車窗左看看,右看看,一切都感覺很新鮮。

下了車,遠處的大山吸引了田柱的眼球,他仔細看了看,發現大山的形狀極像一隻趴在地上的老虎,想來那應該就是卧虎山了。

拉住一個行人,問了一下縣委縣**所在地,田柱便拎着行李包直奔目的地而去,正式開始了他的官場生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