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神婿》[豪門神婿] - 第10章 :急性闌尾炎

三個人站在門口掃了一眼,然後走到與田柱和段子潤斜對面的一個空桌前坐了下來。

田柱回頭瞥了三個人一眼,小聲問道:「怎麼了?」

段子潤趴在桌子上小聲回道:「他們是縣**辦公室的人,都是黃縣長的嫡系。」

段子潤怕被聽到,不說了情有可原。可卻把田柱的胃口給吊了起來,黃縣長到底什麼事呢?

田柱打算等回到宿舍再問段子潤,不成想段子潤喝醉了,要不是他攙扶着,段子潤自己根本回不了宿舍,黃縣長的事情也就沒問成。

周一上班,田柱正式報到,他被分到了縣委辦公室綜合二科,主要負責起草各類文件。

綜合二科科長叫周文勝,今年四十歲整,人比較和藹,他拿了一些文件給了田柱看,讓田柱先熟悉熟悉工作,說有什麼不懂的隨時可以問他,他要是不在,可以問其他同事。還叫田柱不要着急,進入工作狀態需要一個過程,召集只會適得其反。

周文勝沒有自己獨/立的辦公室,他和綜合二科的其他工作人員在一間辦公室辦公,不同的是他有一張獨/立的寫字檯,其他人則是幾個人共用一張大的寫字檯。

一上午田柱向周文勝請教了不下四次,周文勝每一次都是特別耐心的指導,告訴他不同類型的文件應該如何寫,以及應該注意哪些問題等等,使得他對周文勝的好感倍增。

田柱不禁讓想起了當初剛參加工作,到省報社的時候,何志國對他的關照。

上過班的人都知道,要是能遇到一個好領導,簡直是一種福氣。要是碰到一個壞領導,不僅不照顧你,可能還變相整你,那就生不如死了。

中午田柱想請周文勝到外面吃個飯,近一步增進感情,但是被周文勝拒絕了。周文勝說他家裡來客人了,中午必須回去,早上就說好了。

沒請成周文勝,田柱就去找段子潤去食堂吃飯,結果段子潤不知所蹤,沒在辦公室,也沒在宿舍,田柱只好一個人去了食堂。

打完飯菜,找了個地方坐下就吃了起來。

「知道孫書記要去哪兒嗎?」

「聽說是去鼓山當市委副書記。」

「嗯。那你覺得誰會接書記?」

「目前縣裡要是論資歷、級別、年齡,肯定是黃縣長,其他人都沒戲。黃縣長也快乾滿一屆了,孫書記一走,應該就是他了。不過也不排除上面派下來一個書記。官場上的事情哪說的好呀。」

「我也覺得黃縣長接書記的可能性最大。其實相對於書記,我更關心誰能當縣長。我更看好王縣長。首先他是常務副縣長,其次他在當副縣長也有六七年了,資歷也有了,另外四十多歲年紀也正合適。」

「我跟你的看法一樣。王縣長轉正的幾率最大,其次是高書記。高書記雖然年紀大了一點,可是經驗豐富,論資歷誰也比不過他,所以讓他干一屆縣長也不是沒有可能的。至於卞書記,我看他是沒戲。論資歷他比不過高書記,論成績他比過王縣長,估計還得繼續原地踏步。」

田柱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兩個人,他們之間的對話,田柱聽得一清二楚。

下午上班,在辦公樓的走廊里田柱碰到了卞世龍。

「卞書記。」田柱笑着打電話。

卞世龍就像沒聽見一樣,在田柱的身旁走過,田柱微微皺眉,朝辦公室走了過去。

前三天田柱都以熟悉工作為主,到了第四天,周文勝開始交給他一些文件讓他寫。田柱本來文筆就好,**機關的文件向來又是有規可循的,所以對田柱來說就是小菜一碟,要比他之前在報社寫的東西,簡單容易的多。而周文勝對於他寫的東西也是非常滿意,還是科室里公開表揚了他。

自從到了伏虎縣以後,田柱幾乎每天晚上做夢都會夢到沈葉葉,所以他一直盼着周五的到來,等周五下了班,他就可以坐末班車回市裡了。可令他沒想到的是,周五臨下班前,突然通知他,這個周末由他負責值班,聽到這個消息,田柱的心一下子就涼了。

這一周算是白盼了,不僅見不到沈葉葉,就連劉金鳳也見不到了。

心情鬱悶的田柱晚上睡覺都沒有睡好,導致他第二天在值班時昏昏欲睡,一點精神都沒有。

正在打瞌睡的時候,突然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把田柱嚇了一跳。

「你好,伏虎縣縣委辦公室。」田柱抓起電話說道。

「張主任在嗎?」話筒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誰是張主任?

「不在。你有什麼事嗎?」田柱問道。

「麻煩你去宿舍找她一下,問她回不回市裡,要是回市裡就趕緊去衛生局。要是不回,讓她儘快給我回個電話。」

「好,我知道了。」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