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教授,甜糯嬌妻懷裡寵》[韓教授,甜糯嬌妻懷裡寵] - 第3章 補課(2)

教授拍了拍王允慈的房門。

「我來幫你把繃帶綁緊一點。」王允慈一開門,看到手裡拿着醫用繃帶的韓教授。

說時快那時遲,她馬上關上門。

他強壯有力的雙手一擋。

「聽話!」韓教授帶着命令的語氣。

這會,王允慈安靜了不少。

她知道她無理取鬧肯定沒用。

韓教授讓繃帶綁緊肯定就要綁緊,他是完全沒有商量的餘地。

坐在床邊,乖乖地把左手伸出來,這次她很配合,沒有哭鬧,很快就把繃帶綁緊了。

因為手腕的紅腫已經消退了不少,這時候及時綁緊很有必要的。

折騰了一整天。

王允慈很快就進入夢鄉了。

翌日清晨。

王允慈一大早就被一通電話吵醒。

「允慈,你手沒事吧。我昨晚才從導師那裡知道你手脫臼了。我發短訊你都沒有回我,我很擔心!」電話那頭傳來火急火燎的話,是徐佳,王允慈的好朋友。

她們倆從高中就是好朋友,還一起約定以後讀相同的大學,徐佳成績好,考上了臨床專業,以後出來就是醫生,王允慈就是檢驗專業。

他們倆還有一個好朋友,護理專業的陳小容,大一的時候軍訓就認識了。

不過這幾天她家裡有事,嚮導師請假一個星期回家了。

王允慈已經和韓教授結婚的事,她沒有跟徐佳和陳小容說,因為當初她和韓教授約定了,等王允慈畢業了就把婚離了。

她心想反正也就走個流程的事,就沒必要跟她們說了。

「我沒事,昨天早上就把手接好了。哭鼻子jpg」王允慈在他們仨的微信群發了過去。

「驚恐jpg」陳小容發了一個表情過去。

他們聊了一會,知道王允慈手沒事了,這才放下心來。

「今天我有個考核,本來打算昨天臨急抱佛腳的,說不定還能過,沒想到手傷着了,哭鼻子jpg」王允慈在群里發到。

「沒事了,大不了補考。」徐佳安慰道。

「我上韓教授的課,那才叫屍橫片野,整本書都沒有劃重點的。」徐佳發道。

「那挺好的。」陳小容接着。

「韓教授說了,病人是不會按照書本病的,所有的知識點都是重點。」徐佳又發了個苦澀的表情。

「果然,勸人學醫,天打雷劈。不說了,我要去考試,上天保佑我過過年。」王允慈發了個雙手合十的表情。

進去了課室,一抬頭髮現是韓教授在監考。

原來導師臨時拉肚子,在辦公室找到了沒課的韓教授。

想到昨天,韓教授抱着王允慈的場景。

她的臉刷的一下,全紅了。

「集中注意力!」王允慈用力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

考試結束了,伴隨着下課的鈴響。

韓教授雖然和他名義上的妻子同一間醫學院,但是專業不同,幾乎從不交集。

同學們都把試卷交上去了。

韓教授拿起王允慈的試卷。扶了扶眼鏡,眉頭一皺。

隨眼望去,能及格,幾乎不可能。

「晚上,我回去給你補下課。」韓教授給王允慈發了微信。

「不關你事。」

「你不能畢業,你不能和我離婚哦,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大笑jpg」

「哭jpg」她回過去一個表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