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之虛空果實》[海賊之虛空果實] - 第2章 鼯鼠的邀請(2)

命令我,當然訓練就不用,我有自己的訓練方式,你們的不適合我」。

「就這麼簡單」,鼯鼠半信半疑的詢問着。

天毀打了個哈切道「就這麼簡單,現在卧室在那我要睡會」。

「哦,在夾板內左側第三間」鼯鼠,從容的回答道。

眾海軍聞,微汗直流,第三側那個可是鼯鼠大人的卧室,看着打哈切的天毀,百人瞬間讓出了一個通道。

天毀見此,隨手一揮,在眾人震驚的眼中,走進了空間黑洞,道「我去睡覺了,到陸地叫我」。

「鼯鼠中將這到底是什麼能力」,一個海軍顫抖的恭敬詢問道。

鼯鼠眼神閃爍着明亮的目光,堅信的搖頭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但只要給他時間,他一定會成為大將級別的人物」。

「什…什麼..大….大將」,眾海軍驚呼大叫着,大將那可是這個世界的頂級戰力啊!站在了人類戰力的頂峰,堪稱無敵的存在。

鼯鼠卧室內,聽着船內的驚呼聲,天毀嘴角微微翹起,看來露的那手發揮的威懾力還是挺大的的嗎?這樣就不會有人給我穿小鞋了,當小兵也真不容易啊!

呼呼呼,天毀躺在床上在周圍布下了幾個隱藏的空間炸彈??便呼呼大睡了起來。

船外鼯鼠露出姦猾的笑容,吩咐道「目標海軍本部,現在調轉回灣」,到了海軍看你能跑的掉嗎?到了那時我就可以置身事外了,其他的一切就是戰國元帥要頭疼的了。

時間在天毀的睡意中已經過了幾個小時,天毀睜開眼眸收起暗藏的空間炸彈,精神抖擻的走出了卧室,夾板上陽光明媚,遼闊無邊的大海給人以精神的沖實。

「這就是大海的遼闊嗎?還真是令人神往啊!」天毀全神貫注的欣賞着蔚藍的大海,無視了靠過來的鼬鼠。

鼯鼠暗嘆道「在這大海上有着作惡的海賊,他們玷污了這片大海,身為正義的我們有責任逮捕每一個海賊,還這個世界久違的和平」。

天毀滿頭黑線「………..」。

「不愧是中將這談話一句都扯不開海軍與海賊」,天毀無奈的出聲道。

「不好意思啊!這已經成為習慣了」,鼯鼠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道,看來自己真是成職業病了。

「報告鼯鼠中將,前方發現了一艘海賊船」,一名海軍敬畏的跑了過來敬禮道。

「嗯,做好迎敵準備,下去吧!」鼯鼠神情嚴肅的下着軍令。

「是」

「只有一艘海賊船嗎?有必要這麼緊張嗎?」天毀好奇的問道,實則心中十分的無語,這抓海賊抓的,恐怕只要是帶骷髏標誌的全部會被毀滅吧!真是強迫症啊!

鼯鼠聞,看着年輕的天毀問道「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叫我鼬鼠就行了」。

天毀聞平淡道「我沒有姓只有氏叫我天毀就行」。

鼯鼠雙眼一眯,內心分析着,沒有姓看來應該是一個普通人的身份,身世應該也是清白的,不太可能會是間諜,通過一番了解,鼯鼠對天毀的懷疑驟減了很多,但還沒完全到信任的地步。

「哦,那我就叫你天毀了」,鼯鼠親切的語氣一轉嚴肅道「對於敵人我們不能掉以輕心,許多人以血的教訓給我們敲響了警鐘」。

「額,我明白了」,天毀並沒有因為被反駁就惱怒,而是虛心的接受了指點,鼯鼠說的沒錯,大意,掉以輕心往往就是死亡的開始。

天毀跟在鼯鼠身後一起來到了船頭上,看着不遠的海賊船,觀察着他們的一舉一動,快速的向著他們靠攏而去。

偵察兵跑了過來嚴肅道「中將大人,我們查到了海賊船的信息,船長達奇拉,懸賞金一億貝里」

「把船靠過去,我要找他們切磋切磋」,天毀瞬間熱血沸騰,和上億貝里的大海賊交手才有趣。

「這個他可是一億貝里,恐怕」鼯鼠剛想拒絕便被天毀打斷道。

「放心,我的能力他根本難以傷到我,一切放心啦」

鼯鼠不放心的嘆了口氣道「好吧!他們既然沒有逃就意味着他們想幹掉我們」。

「加快速度快速向著目標靠攏」鼯鼠嚴肅的大聲道。

距離夠了,天毀笑道「鼯鼠中將我先走一步了,等着給他們帶手銬吧!」

隨手一揮,走進了空間黑洞,眨眼間出現在海賊船上,激動道「天天跟猛獸打我早就膩了,人呢?一億貝里的是那個快站出來」。

「媽的,這個小崽子是誰,快滾回家吃奶去吧!」

「哈哈哈哈哈」

反應過來的海賊看着小孩模樣的天毀,緊張之色一掃而空,放聲的取笑着天毀,對他們來說,小孩子在他們眼中就是可有可無的廢物罷了,能有什麼實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