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之虛空果實》[海賊之虛空果實] - 第2章 鼯鼠的邀請

「我現在是不是應該離開這座島了,修行一年的成果,雖不說多厲害,但逃跑我還是挺有自信的」天毀自信的道。

說起逃跑,天毀可是開發了不少的招式,基本大半的時間都用在了此處,而他的理論就是,打不過不跑就是等死,跑了十年後再贏回來就是了。

咕嚕嚕,吵鬧的飢餓感再次傳來,天毀望向身後的森林頓時石化,為什麼呢?因為森林中居然升起了他么的狼煙,沒錯就是狼煙四起,動物猛獸們全部隱藏了起來。

由於近一年多天毀的存在,森林中的猛獸們可謂過的是如履薄冰,保不齊哪天自己就掛了。

好吧!今天就不找你們了」,天毀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道。

「空間禁錮」

一道旋轉的空間黑洞陡然間,出現鈴木新手中,右手一揮打入了平靜的海面。

澎,隨着一聲巨響,平靜的海面炸了起來,各種魚類宛如下雨般落到了沙灘上,天毀撿取着一條又一條的美味。

聞着香噴噴的烤魚,天毀略食般的一掃而空,剩下一地的殘骸。

翌日…..

平靜的小島外圍,隱隱約約的出現了兩艘大船,一個掛着海軍獨有的標誌,另一個船帆上掛着骷髏旗骷髏戴着紅色口罩和帽子。

「報告鼯鼠中將,前方的四皇海賊分部船員可能在前方的無人小島登陸」。海兵恭敬嚴謹的彙報着情況。

「用大炮摧毀他們的船,迫使他們海戰」鼯鼠右手義正辭嚴。

「是」海兵急忙吩咐了下去,各個炮手做好着準備,嚴陣以待。

轉眼,海賊船陷入了一片混亂,「塔斯拉副隊長海軍雜碎們要開炮了」。

「淡定,跟他們拼了」

砰砰砰,炮彈集齊發射,造成了巨大的震動聲,在炮擊的狀態下,海面升起了一朵朵的浪花。

「我草,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天毀用手堵着耳朵,另一隻手召喚出空間黑洞,憑空出現在海面上怒喝道「麻的,你們打的很有意思嗎?春…不對,美夢都被你們吵醒了」。

「報,鼯鼠中將海面上空出現了一個人影,居然會飛不過他的腳下好像是一片黑洞」,海兵慌亂驚恐的敬禮彙報道。

「會是什麼人呢?」鼯鼠抬起頭看了一眼天毀的方向,雙眼瞪的入牛眼一般,只見天毀隨手一揮一道黑色的斬擊丟出,海賊船眨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嗯,這到底是什麼力量」,鼯鼠按住配劍,神色萬分嚴肅如臨大敵一般望着虛空而立的人影,因為他知道他一定會來的。

果不其然,天毀看着是海軍的標誌,下半身緩緩的沒入空間黑洞,瞬間出現在鼯鼠的面前微笑着。

額,鼯鼠見此瞬間向後跳躍了幾步,與之拉開距離,看着天毀十四,五的樣子內心自問,這個小子他是怪物級別的嗎?如果可以把他拉入海軍的話…..

海軍見此紛紛舉起搶對着天毀,只要眼前此人稍有動作,就會開槍射擊。

「嗨,你好啊!我是遇難的良民,被困島上一年多了,終於見到人了」,天毀一副潸然淚下,可憐難民的形象深入人心。

眾人問「…….鬼才會信」。

「…..」鼯鼠嘴角抽了抽,心想,能有這種實力的難民還要我們海軍幹什麼。

天毀聳了聳肩無奈的道「想當初在風雨交加的夜晚,我乘坐商船想到水之七都遊玩,然後沉船了,我漂到了此處」。

「噗,你這是把我們當做傻子嗎?」鼯鼠氣憤的不善道。船上眾人雷倒了一大片,無不吐槽道,想借口起碼也要想一個好的嘛!

「我是真的想不起來了」,天毀苦裝無奈道「以我的體力根本不夠到達陸地,所以只能被困在這裡」。

哦,鼯鼠腦子飛快的轉着,分析着天毀的話,的確,沒有船隻的話,就算是惡魔果實能力者也沒辦法離開太遠。

「不行,因為這艘軍艦是海軍本部單獨配備的,如果想要乘坐,除非…..」鼯鼠打了個啞謎道。

海軍嗎?天毀內心打着小九九,跟着海軍混雖然可以學到許多東西增強實力,但我怕背後捅黑刀,放黑槍啊!

「既然這樣,正好我也沒有去處不妨在這艘船上當個小兵算了」天毀無所謂的想着,反正之後離開了這裡,我還不是想去哪就去哪,正所謂此處不留爺自由留爺去,我想逃….不對…是想走他們誰能攔的住。

噗,眾海軍發出鬱悶的吐血聲,悲催道「我們的飯碗都快不保了」。

「小兵嗎?可以」鼯鼠對天毀的回答大感詫異,雖然他是年輕了一點點,但是以這身實力當個本部上將還是沒問題的,但奇怪的是為什麼只當小兵呢?

天毀附加條件道「但是,不要隨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