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依舊笑春風》[海棠依舊笑春風] - 第6章 心死

孟芯兒輕輕的彷彿是一縷煙般的走向了歐陽永君,她凝注的眼神里寫滿了疑惑,低弱的聲音彷彿來自天外,悅耳動聽如歌,「是我害死了梅香嗎?」
歐陽永君回望着她望向他的眼神,清亮如水的眸子里寫滿了渴求,她渴望知道答案,那眼神那渴望突得讓他的心沒來由的柔軟了,難道是他看錯了嗎?
難道她根本不想讓他痛苦嗎?
可是梅香,雖然是因他而死,但究其根由絕對是因為眼前的孟芯兒,就是她,讓他敗了,史無前例的大敗一場,以至於被皇上革職甚至打入死牢,是梅香以性命換得了他的被扁為庶民。
而他之所以敗了,都是因為她,因為眼前的夢芯兒。
他的腦海里閃現了梅香殘去的容顏與身子,還有那條長長的雪白的白綾,就是那御賜的白綾才結束了梅香的生命,而她,居然傻傻的甘願,只為,那可以讓他走出死牢。
他眼前的夢芯兒突然間開始猙獰了,那猙獰讓他恨讓他怨,他抓她回來就是要羞辱她懲罰她的背叛,他的大手就在這一刻毫不遲疑的握住了她細白頸項,他在午後的陽光中向她低吼,「是的,是的,就是你害死了梅香,你讓兩個孩子沒了娘親,你讓我沒了妻子,幸好老天有眼,才沒讓我家破人亡讓我重新又做回了將軍,而你,該死。」
孟芯兒聽懂了他所說過的每一個字,他沒有說出細節,但是她知道他所說一定不假,梅香的死一定與她有關。
她輕輕笑,其實在很久以前在她開始記事的時候她就該死了,連她自己也奇怪她居然可以活過這麼些年,她活着,其實,是一種罪過也是一種難過。
「將軍,讓我看一眼你的微笑好嗎?」
她溫柔如水的聲音卻奇妙的壓制住了他的憤怒,他的手居然就軟了又軟,鬆了又松,她說:請他微笑一下。
他卻不會了,他憑什麼要笑給她看,他不笑。
可是女子因為呼吸困難而泛起的微紅小臉卻不依不僥的仰望着他,「將軍,只笑一下,一下就好了。」
她渴求的說道,讓他的心剎那間彷彿回到了那一天。
他的微笑喚醒了那個蜷縮在山洞裏不肯抬頭的女子,也讓他才發現,這女子竟是這般的清麗婉約,也是那一天,他的世界開始崩塌,開始陷入了萬劫不復,是的,真的是萬劫不復,即使他重新而為將軍,可是,他卻無時無刻不想要抓住她,至於抓回她的目的,其實他自己比誰都更加清楚,他是想要把她據為已有,她清澈的眼睛是他一輩子再也難遇見的那種唯一,世上罕見,或者說,只獨她一個。
即使身處險境,她也不會有任何掙扎和恐懼,她只會無聲的低着頭數着她的如蔥白一樣的手指,一根,兩根,三根……
想到她抬頭望着他的那一刻,他竟然出神的不知不覺的微笑了,就彷彿,時光已經倒回到三年前。
眼前的女子沒有蜷縮,而是靜靜的站在他的面前,她望着他的微笑,那個幾乎拯救了她生命的微笑,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