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依舊笑春風》[海棠依舊笑春風] - 第5章 死訊(2)

,長大了也一定是一個俊帥的小公子吧,而女孩此時正忽閃着大眼睛警惕的望着孟芯兒,女孩很漂亮,她長而微彎的睫毛映襯着她的小臉讓她可愛的想讓人伸手捏她一把。
水靈靈的一個小女孩。
孟芯兒果然伸手了,她明明早已猜出了他們是誰,卻還是配合的問着兩個小天使,「告訴姨姨,你們是誰?」
她觸摸到了小女孩滑嫩的臉蛋,白皙而滑膩如脂。
女孩卻猛的猝不及防的一揮,「壞女人,你別碰我。」
那一個「壞」字讓孟芯兒的心一顫,他們是如這府中人一樣的怨她害了他們父親三載嗎?
好吧,那的確是她的錯,「對不起。」
她道歉了,她不想傷害兩個孩子的心,才四五歲的小傢伙呢,那是如白紙一樣的孩子,孟芯兒記得她就是象他們這樣大的時候開始記事的,在那之前,在她什麼也不懂的時候,那才是孩子們的幸福。
可是每個人,都要不期然的長大,然後面臨所有的悲傷與快樂,所以成長,那是必然的經歷。
「你還我娘來。」
小女孩的嘴角微微的緩和了一下,可是小男孩卻一手叉着腰,一手向孟芯兒推來,恨不得要殺死她一樣。
孟芯兒怔忡了,「你娘怎麼了?」
「被你害死了。」
小男孩得理不饒人的樣子,又一拳向孟芯兒恨恨的揮來。
「靖兒,你住手。」
就在小男孩一拳又一拳的揮向孟芯兒的時候,一道威嚴的男聲送來,歐陽永君適時的出現了。
歐陽宇靖手一顫,隨即轉過了小身子,「爹爹,你為什麼要把她留在府中,你要殺了她,你要給我娘報仇。」
歐陽宇靖飛奔向歐陽永君,他的小手抱住了父親的大腿,他一邊搖撼着父親的身體,一邊仰起小臉向歐陽永君哀求道。
「是誰在亂嚼舌根,是誰告訴你的?」
歐陽永君抱起靖兒,卻是冷厲的問道。
「爹,不是誰告訴我們的,是整個洛城裡的人都這樣傳說的。」
小女孩也迎向了父親,她無畏的在替那個可能告訴她一切的人開脫。
「鳳兒,你從哪裡聽來的?」
歐陽永君在低頭看向女兒的時候,他的臉部線條終於柔和了一些,這女孩一定是象極了她的母親吧,孟芯兒悄悄的猜測着。
「爹,你說,是不是這個女人害死了我娘?」
歐陽宇鳳再向歐陽永君求證,那語氣中的不依不饒告訴在場的每一個人,倘若真是孟芯兒害死了他們的娘親,她歐陽宇鳳絕不輕饒她。
「胡說,都給我出去,這裡不是你們來的地方,快去姨娘那裡。」
「不,爹爹,你告訴我到底是不是這個女人害死了我娘。」
鳳兒執拗的繼續追問。
「噼叭」,一記巴掌揮了過去,那聲音不大也不小,鳳兒的臉剎時就印上了五指山,紅紅白白間,小孩子再也抑制不住的流出了眼淚來,「爹,你為了這個害死我娘的女人打了我,爹,你好狠的心呀,我要告訴我娘去。」
歐陽宇鳳一溜煙的就跑出了梧桐別院的月亮門,緊隨在她身後的是從歐陽永君的身上滑落而下的歐陽宇靖,兩個孩子就這樣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衝出了月亮門,而歐陽永君則是冷冷注視着眼前已經慘白了一張臉的孟芯兒。
鳳兒靖兒的娘,真的死了嗎?
孟芯兒輕輕抬首仰望着天空,她真的很想要知道答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