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依舊笑春風》[海棠依舊笑春風] - 第5章 死訊

孟芯兒的臉上再一次的露出了微笑,婉兒果然不是。
孟芯兒隨着婉兒的離開不疾不徐的走向門前,她依然還沒有問及風竹傲的生死,她知道,倘若她主動問了,她會觸怒歐陽永君的底線,從歐陽永君帶回她與風竹傲的那一刻開始,孟芯兒就知道她的一舉一動直接關乎到風竹傲的生死,她不想冒險,只要她好端端的活着,就會有她與風竹傲一起離開的可能。
「站住。」
冷冷的一聲喝叫住了孟芯兒。
孟芯兒佇足,她背對着歐陽永君望着門外月色皎皎的夜色,「將軍,該看的芯兒已看到,該助幸的芯兒已做過,那麼現在,是芯兒應該離開的時候了。」
「你喜歡那架琴嗎?」
歐陽永君答非所問的卻反問了她另一個問題。
毫不遲疑的,孟芯兒微微笑語,「喜歡。」
她惜字如金,只有遇見了他她才會多說幾個字,只是這些,他卻不知道。
「來人,把這架琴送到梧桐別苑去。」
他宏亮的嗓音在這夜色里彷彿穿透了時空一樣的讓迴音一遍又一遍的敲打着孟芯兒的心房。
他這是在向她示好嗎?
她無聲,以她一貫的冷情的淡淡的神情面對他的舍予,雖然喜歡,可是她卻並不想霸佔了別人的東西,可是,她有說不的權利嗎?
她不想再彈那架琴,因為,那是梅香的東西,梅香,就在歐陽永君從床上飄到她身邊的時候,她就徹底的記住了這個名字。
轎子來,轎子去,留下的只有忘記,而花軒里再也了無她與婉兒的痕迹了,彷彿這一夜的所有都不曾發生過。
一切又恢復到歐陽永君沒有回來之前的老樣子,安安靜靜的,卻也是孟芯兒極為喜歡的一種生活,倘若不是她還惦記着風竹傲,她真想就這樣一個人在梧桐別苑裡終老一生,可是她知道,這是她的奢望,歐陽永君不會放過她的,他說過要她做他的侍寢囚奴,孟芯兒微微的笑,他左右不了她的一切,她的月事一向只有老天知道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走,而他,可以憾動魏國憾動吳國憾動楚國,卻絕對的無法撼動老天。
她篤定,當她離開,她還會是那個乾乾淨淨的孟芯兒。
手中一本書,這是她在梧桐別苑裡最奢侈最美好的一刻,時光就在指中悄悄流淌,而她就讓心安靜的徜徉在書海的世界裏。
月亮門前,響起了一聲聲小孩子的歡笑聲,她聽着動聽、悅耳,卻也只是聽聽,雖然孟芯兒極為喜歡小孩子,可是她知道她看到了小孩子只會讓自己更加難過,因為,她走不出這梧桐別苑,她追逐不了小孩子的腳步,她無法與他們一起笑一起開心。
那麼,索性,她便什麼也不做。
她不去惹,人家卻偏偏來了。
孟芯兒聽到了呼哧呼哧的低喘聲,那聲音從月亮門一路向著她的方向而來,聲音由遠及近,然後清晰的就在她的身後,一隻小手拍在了她的肩膀上,「嗨,你就是孟芯兒嗎?」
一個小男孩的聲音響來,很稚嫩的聲音,可是孟芯兒從那聲音里卻聽出了一絲敵意。
孟芯兒帶着微笑轉頭,她不介意小男孩對她的敵意,她更不想嚇壞兩個小傢伙,是的,是兩個小傢伙,一高一矮,那影子就落在她面前的碧綠的草地上,讓她忍不住的喜歡,她喜歡孩子呢。
「我是孟芯兒。」
她看到了一對寶貝,一對漂亮的男孩女孩,男孩象極了歐陽永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