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依舊笑春風》[海棠依舊笑春風] - 第3章 風情(2)

「姑娘,你要見將軍嗎?」
紅竹挑挑眼皮,她真的看不懂也讀不懂孟芯兒,她絕對是一個另類,一個誰也猜不透心思的女人。
孟芯兒無聲,她繞過兩個婢女走進了屋子裡,她彷彿閑閑的拿起了一本書,也彷彿沒有聽見紅竹的聲音似的。
孟芯兒在平穩自己的心緒,她不可以亂,她的不亂才會擾起歐陽永君的征服欲,待他來了,她就有機會問他風竹傲的下落了,她要離開,離開這將軍府,總會有機會的,就象當年她第一次逃開歐陽永君一樣,再穩固的防範也會有缺失的時候,她一直相信自己的感覺。
那一天,時間過得尤其的慢,因為,她在期待歐陽永君的到來。
他卻沒有來,只是在晚膳前,梧桐別苑前才迎來了一頂轎子,「姑娘,將軍請你到花軒用膳。」
管事的婆子在宣布歐陽永君的決定。
孟芯兒的心突的一跳,她終於就要見到那個女人了,她開始期待了。
孟芯兒任憑紅竹為她款款梳妝,一身素凈的月白色小衫與長裙被一條同色的緞帶緊緊的束在腰間,粉紅色的紗衣披在身上,垂落的髮絲傾瀉在背脊上,這是她一直以來的妝扮,這也是姑娘家的裝扮,而她,卻是嫁過了人。
小轎將孟芯兒帶到了將軍府里的花軒,那是一個種滿了各色花草的園子,數不清的花在園子競相開放,花香襲人,惹人慾醉。
就在這花開中,孟芯兒聽到了一聲銀鈴般的笑聲,「君,你好壞,你總是偷親人家。」
那是一個女子嬌俏的聲音。
孟芯兒的心一顫,那是歐陽永君的夫人嗎?
而他讓她來,就是要讓她目睹他與他夫人此刻親熱的畫面嗎?
只一想像那畫面,孟芯兒便不由自主的面紅耳赤,她的腳步放緩,她遲疑着要不要走進花軒那滾着琉璃瓦的屋子裡。
就在她遲疑的片刻間,屋子裡的女人再次嬌笑道,「君,你瞧,這花軒里來了一位仙女樣的美人呢,你快將她叫進屋子裡,讓婉兒與她一起服侍將軍吧。」
男人聽了這個叫婉兒的話,果然輕佻的向門外的孟芯兒道,「芯兒,快進來,今兒你要向婉兒學學,服侍的我舒服了開心了,說不定我就會放了你夫君呢,哈哈哈。」
心一顫,這樣的羞辱讓孟芯兒不自覺的咬上了唇,那因為歐陽永君的咬嚙而破了好久的唇才好了沒幾天又在這一刻被孟芯兒自己的牙齒荼毒了。
牙痕伴着血絲輕輕湧出,她身後的婆子推搡着她的身子了,「將軍叫你進去,你就快點進去。」
沒有人尊敬她,她一直知道這將軍府里的每個人都認定是她害了他們將軍三年做不成將軍,如果不是歐陽永君的命令,孟芯兒知道這府中上下的人都恨不得扒了她的皮一樣。
她無力解釋,也不想解釋,誰又知道當年她離開他時她的心到底有多痛呢。
兩個小丫頭打開了房門,孟芯兒還是被婆子推了進去,一個踉蹌讓她不由自主的就跌倒在了地上,婉兒嬌笑的聲音就在耳邊,「君,她可真是一個美人呢,快,去扶她起來了,可千萬別讓她坐在那生涼的地板上,女人都是最怕涼的了。」
「婉兒,她是你的學生,你要好好的做給她看喲。」
歐陽永君卻沒有任何要扶着孟芯兒起來的舉動,倒是說著讓她面紅耳赤的吩咐。
這是孟芯兒第一次看到褪去冰冷卻是變成風流無限的歐陽永君,他慢慢的推倒了婉兒……
孟芯兒無意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