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依舊笑春風》[海棠依舊笑春風] - 第3章 風情

馬車繼續在山間奔馳,也很快就將抵達洛城的歐陽將軍府宅。
孟芯兒睡不着了,她只是透過車簾窄窄的縫隙無意識的望着車窗外不住飛逝的景物,還有那些與歐陽永君不離左右的死士,卻再也沒有看見過歐陽永君的身影,彷彿,他從來也不曾出現過一樣,可是,她的唇間還是鮮血還是刺痛。
那是,他留給她的痛的記憶。
車子駛進了將軍府。
車子停靠在將軍府梧桐別苑的門前。
孟芯兒安靜的被兩個小丫頭攙扶着下了馬車,她的腿有些微酸,那是因為她坐了太久的緣故。
沐浴,更衣,然後是她靜靜的沉睡。
孟芯兒不是那種隨意被什麼大風大浪就擾得心神不安的女人,她極快的就融入了這將軍府中的生活,她不去追問歐陽永君的起食飲居,更不去追問他每日里都去了哪裡,她就是安靜的在她的小院里看書、望天,再望天,再看書。
孟芯兒喜歡看那藍藍的天空,偶爾她會數着那天上的雲朵,那潔白的如棉花一樣的雲彩常常就是她的一個夢一個願望,也是她遙不可及的祈望,而她,似乎永遠也不會再有自由了。
兩個丫頭已經與她一起生活了半月之久,可是,她甚至連她們的名字也不曾喚過,她疏淡的接受着她們的服侍,偶然的一個微笑是她送給她們的最好的回報。
將軍府里,所有人都在傳說孟芯兒是個冰冷的沒有感情的女人,她不在意她丈夫的生死,甚至從來也沒有問過風竹傲的所在,她也不在意她新主人的一切,同樣的,她也從來沒有關切的問詢過。
真靜呀,將軍府里靜靜的甚至有了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
直到那一天,府里傳來了小孩子的歡笑聲才打破了這沉寂的氛圍。
「紅竹,將軍帶着小少爺和小姐回來了,隨他們一起來的還有她們的姨娘呢,你一定不相信,咱們將軍可終於會笑了呢。」
綠蘭就坐在院子里的一塊頑石上輕笑而語,大戶人家的丫頭也是這般的嫻靜文雅。
那聲音讓斜倚在綠竹上叼着一片竹葉的孟芯兒不由得一怔,原來,是他離開了這麼久,所以才不曾相見,才一直杳無音訊。
他回來了,是不是她的安靜也即將畫上了一個句號。
她早就知道他有一個妻子,便是因為他的妻子,三年前他才待她如君子般的沒有動過她一分一毫,甚至連拉拉手也不曾有過。
那時候,他對她相見恨晚。
而今日,他恨她入骨。
他愛他的妻子吧,而她之於他,不過是一個侍寢囚奴罷了,孟芯兒突然間有了一股子強烈的好奇心,她想要見見他的妻子,那是一個怎麼樣的美麗女人呢?
她一定美的出眾美的纖塵不染,也只有那樣的女人才會配得上他。
孟芯兒如是想着,心底里的好奇因子也更重更濃了,其實,她的心從來也不如外表這般風清雲淡。
她輕輕起身,身隨心動的如一縷風般的飄到了月亮門的門前,兩把長刀卻在瞬間就架在了她的面前,她出不去,除了這個院子,她哪裡也不能去。
無聲,孟芯兒依然還是那張平靜無波的臉龐,彷彿她是一個木偶般的從來也沒有過喜怒哀樂。
綠蘭與紅竹也無視她的舉動,孟芯兒從來都是無聲的,自從孟芯兒走進梧桐別苑以來的半月之餘她說過的話甚至不超過十句,如果不是真的有聽到過她的聲音,兩個婢女甚至會以為她是一個啞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