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154.7.7.198/wp-content/themes/book-lite/functions.php on line 2324
海棠依舊笑春風 第2章 妖孽(2)_Her小說網

《海棠依舊笑春風》[海棠依舊笑春風] - 第2章 妖孽(2)

以,迅速離開才是最穩妥的選擇,這是歐陽永君比誰都清楚的。
她也知道他的目的地是哪裡,那是洛城,是魏國與吳國和楚國交界處的魏國邊陲小城,而他歐陽永君的將軍府宅就建在那座小城裡,只要他在,魏國的邊境就永遠無擾。
他是民間的一個傳奇,而她,曾經在他的傳奇上畫下了濃重的一筆,也是這一筆為他帶來了恥辱,甚至讓他被魏國國君扁為庶民三載,是楚國的入侵再一次的成全了他,也讓他重新又成為了魏國的大將軍。
而她,是楚國王爺風竹傲的王妃,風竹傲娶了她三年,他用他的誠心讓吳國終於宣布放他離開,一個王爺,卻也是楚國留在吳國的人質,那目的昭然若揭,就是要讓魏國忌憚兩國的唇齒相依而不至於貿然出兵。
而歐陽永君,是吳國人和楚國人盡皆懼怕的如天神一樣的人物。
歷經了三年,風竹傲帶走了他的王妃,也帶走了他的自由,而吳國也終於送走了這個讓人人皆頭痛的公主,卻不想就在風竹傲帶她回去楚國的路上,歐陽永君劫持了她。
歐陽永君還在斜寐着,他均勻的呼吸就在孟芯兒的耳邊,那呼吸聲讓她緊張的心漸漸安穩,孟芯兒悄悄的隨着他的心跳他的呼吸而慢慢闔上了眼睛,她睡著了。
歐陽永君就在孟芯兒安然睡去的時候睜開了眼睛,他望着懷中睡得極不安穩的女子,他心情複雜的用眼神一遍一遍的描驀着她的唇,她的臉,她的身體,甚至於她的思想。
想到她嫁了風竹傲三年,想到那男人佔有了她的一切長達三年之久,歐陽永君突的血脈賁張,他俯首不帶任何憐惜的吻住了孟芯兒的唇。
柔軟的帶着冰涼意味的唇,他才發現即使睡著了,她也懂得回應他的吻他的霸道他的一切。
那是天生的還是那個男人培養了她的所有感官才讓她如此的敏感,他恨恨的想着這些,牙齒突然間加重了力道,一道道的齒印也咬破了女子的紅唇……
「唔……」孟芯兒嚶嚀一聲,她醒了,那刺痛讓她無法不醒來。
清澈的眸子再次睜開,她對上了歐陽永君那甚至已經沒有了距離的放大的臉,然後她感覺到了那痛的來源,
而她,不可以迎合他的一切,她不能屬於他。
她的小手在刺痛中開始推擋着他的身體,他知道她醒了,卻讓眸光對上她的同時,身體堅如石般的繼續壓在她的身上,讓她動彈不得……
恐慌、無措,她卻撼不動他分毫。
她的手終於無力了,她癱軟在他的身下,只任他繼續索要她的一切時,她才想到她可笑的行為,他是魏國的大將軍,又豈是她一推就可以推開的。
沒有回應,她努力讓自己冷冰冰的躺在卧榻之上,久久久久,就在她以為她再也喘不過氣來的時候,歐陽永君終於鬆開了她的唇,他的臉緩緩揚起,唇角帶着那屬於她的血意,那血腥的味道讓馬車裡的氣氛開始慢慢變得僵冷。
一道風飄過,他的氣息也隨着那風聲瞬間飄離,他跳下了她的馬車,奇異的,他居然放過了她。
可是孟芯兒知道,早晚有一天,她還是要屬於他的,因為,他說過她是他的侍寢囚奴,那是她逃不過的夙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