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秘議事廳》[詭秘議事廳] - 第四章 序列者

卡尼雅嘴唇輕啟,怔了一下,但霍然便回過神來,右手撫胸,彎腰行禮,毫不猶豫道:「謹遵議事長之命。」

這時,葉灰的腹部感到有些刺痛和輕微的響聲,很顯然他肚子餓了。

他當機立斷,低沉道:「今天的議會就到此為止吧,至於……以後,議會將在每周末舉行,做好準備。」

來不迭卡尼雅反應,葉灰擺了擺手,點了點青銅長桌之上的【解散議事】。

只見灰霧瞬息之間將卡尼雅簇擁,身影變的愈來愈虛幻,最後消散的無影無蹤。

過程很快,不到幾秒,議事廳中便恢復了靜謐。

………………

伊特國度首都貝爾多德,劍與遠征學院女子宿舍。

卡尼雅獃滯的看向台前的玻璃鏡,她不敢相信自己剛剛的遭遇。

她心念一動,一道蔚藍色的光爍浮現在了她的面前。

「是否提出議案?」

卡尼雅美眸流轉不斷,不自覺的呢喃道。

此時此刻,她徹底明確了自己並未做夢,她真的遇到了神秘的存在,她忽然想起了母親所說的,神明喜歡賜予愛笑女孩那麼幾分幸運。

「可我……也不愛笑啊。」小聲嘟囔了一句,卡尼雅嘴角微微上揚,連忙撲到床邊,用枕頭捂住自己可愛的臉頰。

………………

「果然還是日出的旭光,最讓人陶醉。」半躺在床上的葉灰,忍不住發出一聲感慨。

但他現在有許多要事要做,比如說當乾飯人。

「主人,你的自動手記人偶為你服務。」

「從哪學的新鮮詞?」

「隔壁太太寫信的時候,不小心被我看到了。」,木偶如實招來,說出來的話語也變得越來越流暢。

葉灰想了想隔壁專替人寫信維持生活的「高材生」女士,搖了搖頭。

隨後沉聲道:「記得以後盡量少單獨出門,你現在可是**廳那邊的重點勘察對象。」對於這個木偶葉灰也是頗為無奈,太跳脫了,生怕哪天它被**發現後,自己這個「主人」也跟着進去。

看見木偶擺出一副你放心的樣子,葉灰頭上不自覺的冒出一團黑線。

「主人,我想你應該成為序列者了。」木偶突兀開口。

話音剛落,兩人相對而視,氣氛瞬間凝固了幾秒。

「如果你不想被我當成柴火燒了,就給我一口氣說完。」葉灰沉默了一下,隨後緩緩開口道。

「主人,你相信神的存在嗎?」

「如果你說的神,是寬恕每天花十鎊去教堂購買贖罪券的人們的話,我相信我應該不會去噁心自己。」

「…………」

「好吧,我更願意相信那是教堂搬出來的一套罪惡。」葉灰失笑道。

「主人,神不是世俗的低趣味,祂是永恆的,無限的,不可名狀,無法琢磨,沒有存在也沒有開始。」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籍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但作為序列者,他流淌着與神相似的靈魂本質,他是神的雛形,是神的遺產,是對神的偉大模仿,有些時候的他就是神!」

木偶舞動的手臂,全身抽搐,擺弄着滑稽的「機械舞。」

「額……你現在的模樣,讓我想起了,我昨天剛殺掉的狂信徒,你想火化過去陪他嗎?」葉灰微微蹙眉,他現在在考慮到底要不要將這木偶當成柴火燒來補貼家用,畢竟家裡有一個狂熱信徒,總歸是不太好。

木偶連忙擺手,隨後延展雙臂,大呼道:「主人,你才是我的信仰。」

「別貧了,怎麼成為序列者。」葉灰不願再和木偶貧嘴,催促道。

「主人,我這有一種超凡配方,需要錫,鐵各80克,兩片眠蘭花瓣,50毫升墨液…………。」木偶緩緩介紹道。

將這些物品記下後,葉灰抬頭道:「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如果我吃鬧死了,我會趁着還沒能動,第一時間將你送進火葬場。」

話音剛落,木偶真仔細的沉思了幾秒,補充道:「咳咳,主人,你可能還需要一個坩堝,和一個大勺子!」

「那我出去買,你好好看家。」葉灰此時來到了門口,穿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