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秘議事廳》[詭秘議事廳] - 第一章 謎語初現

又來了!

該死!

頭!

葉灰腦海中不停回蕩着那宛若噩夢般的囈語,那經歷簡直是難以言喻,在支離破碎的夢境之中,那聲音是如此的扭曲與可怖,像野外若隱若現微閃出的光爍一樣令人不安。

熟睡中的葉灰,不自覺的扭曲翻滾着自己的弱小的身軀,猶如一個小丑擺弄着自己滑稽又可笑的造型。

最後夢境宛若危樓般驟然轟塌,化作無數支離破碎的鏡片。

剎那,葉灰睜開了雙眼,伴隨着劇烈的喘息和一陣陣痙攣抽痛,豆大般的汗水順着臉頰滴落下來,落在已經濕透了的床襟。

「呼。」

「真是……夢魘。」

葉灰虛弱而又獃滯的喃喃低語,他已經竭盡全力的想要擺脫幽暗和恍惚的噩夢,然而急驟精神的時候,意志總是飄忽不定,難以收束。

對於此類經歷葉灰並不陌生,他在從小的時候這夢魘便如牛皮膏藥般粘在自己身邊,尋找了無數醫生其都束手無策,甚至讓他去掛掛精神科的牌子。

庸醫!

「咚……咚咚!」

門外一陣富有旋律就像交響樂一樣的敲門聲驟然響起。

此時,葉灰神情複雜,表情略微凝重,自己所住的貧民區屬於是一片灰色地帶,而半夜更是頗為猖獗至極,這個時候傳來敲門聲,葉灰很難把它聯想成一件好事。

「咚咚咚!」

外面的人似乎失去了耐心,敲門聲也逐漸緊促有力起來。

「呼。」

葉灰深呼一口氣,下意識的手指在床襟後不斷來回摸索,當感受到幾分金屬硬質時,他那不安的心情才逐漸舒緩了許多,那是一柄泛着黃銅色澤的銳利小刀,至於為什麼會在床邊放置,因為它在混亂,無序的貧民區中會給葉灰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葉灰神色緊繃,額頭青筋鼓起,手中緊緊攥着的小刀都略微的有些顫抖,他一鼓作氣的挺起腰背,邁着緩慢而又焦急的步履,靜靜走在門後。

「咔嚓。」

「先生你……啊!」

噗!

葉灰面目有些猙獰,他將鋒銳的小刀狠狠的捅進門外男人的腹部,鮮血飛濺。

緊接着連忙捂住男人厚重的嘴唇,不讓其發出聲響。

「嗚嗚……你!」

「咔嚓!」

葉灰隨後關上門連忙將男人拖入門內,停頓了一會,充滿警惕開口詢問道:

「你誰?」

「嗚嗚嗚!」

「哦,對不起。」

葉灰將自己緊遮住男子嘴唇的手掌緩緩挪開,又一次詢問道:

「你誰?來我家幹嘛?」

「警……察。」

男人嗓音略有些沙啞,不知是不是剛剛的那一刀所造成的。

這時葉灰腦子一怔,這才發現眼前的男子穿着一件黑色白格相間的制服,胸前和肩膀上都系著白灰色的警徽。

真是**!

葉灰猛然將小刀從男人腹部抽出,霎時鮮血噴涌而出,灑落在了陳舊的地板上。

「你……你,等我一下,我去找繃帶!」

葉灰慌忙的將手中的小刀拋掉,迅速的闖進房間,在貧民區里生活,日常的醫療物資是葉灰必須準備的事情。

「咳咳,不用了。」屋外傳出男人一陣無奈的話語。

隨後嗓音停頓了一下,補充道:「現在出來一趟,我有事要問你。」

男人聲音鑽入葉灰的耳膜,那是一種獨特而充滿誘惑的味道,讓人無法拒絕。

「好的,我馬上來!」葉灰高聲回答道,但男人的第一句話他未理會,拿起繃帶就往外沖。

此時他神色有些緊張,他剛剛可是捅了這警官一刀子,如果不趕緊將他治好,他自己可能就要在牢裏面度過餘生了。

「警官先生,你別亂動,我現在給你包紮!」

葉灰焦急道,他看見男人正不斷的在客廳走動着,自顧自的打量着自己破舊的傢具,似乎是在尋找什麼。

「我叫羅傑,不用緊張,過來吧,只要你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問題,我可以不追究你剛剛捅我一刀的事情。」

羅傑似乎看出了葉灰的擔憂,沉聲道,黑褐色的瞳眸透露出難以言喻的深邃感,像是那古老幽森的黑暗森林裏閃爍着的微弱光束。

葉灰倒吸一口冷氣,緩緩走到羅傑身前將,將一旁的靠背椅拉開,組織着語言道:「咳咳,羅警官,您先請坐,我可是大大的良民,雖然身在這貧民區,但沒有干過一件違法犯紀的事情!」

「呵呵。」

羅傑翹起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輕笑一聲,從葉灰剛剛的表現里,他可沒看出一點良好市民的影子。

收斂微笑,羅傑目光如炬,似要貫穿葉灰心靈一般,嚴肅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