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遺錄》[鬼谷遺錄] - 第8章 靈珠初現(2)

不一會功夫,休長老拄着青竹行路棍走入屋內,掃視了一下眾人,輕咳幾聲說道:「事情大致我已經了解了,你們這些從華府逃出來的人應當叩謝這兩位姑娘救命之恩。」

侯三輕笑着走前兩步正準備接話,好表下功,休長老右手一揮,橫指侯三怒然道:「我四門乞丐同氣連枝,遇事當同舟共濟,何故講人是非,背地詆毀,你若敢在我面前玩弄齷蹉手段藉以邀功,三刀六洞必不輕饒。」

侯三見狀嚇得把話都咽了回去,退在一旁不敢作聲。

「華府之事非同小可,眾人可先行商議,請兩位姑娘先跟老夫來一下,葉亢你也來。」休長老說完緩步向屋外走去。

乞丐議事瓦房旁邊的一間小屋內,休長老沉聲道:「葉亢,此次你拔頭簽,雖未成事,但也出力良多,不賞不罰你意如何。」

葉亢輕聲稱是。

休長老轉而望向花主慈聲道:「敢問姑娘可是姓岳。」

「休長老,她姓花,叫花主。」葉亢忍不住插嘴道。

「你這個老頭還真不一般,竟能猜到我們花主姓氏,看來找你打聽消息還是靠譜的。」劍奴睜大了眼睛感慨說道。

葉亢一臉茫然,一時無法理解花主為何不姓花。

「不瞞長老,小女確實姓岳。」

「可是來自苗疆?」

劍奴正待插話,花主柔荑輕擋:「不錯,我和劍奴都來自苗疆沱江之畔鳳凰寨。」

在休長老和花主一番言語之後葉亢才知曉,眼前這位嬌俏少女竟是苗疆部族統領之女,姓岳名隱兒,因為是未來的聖女,所以部族人尊稱其為花主。

「你們可是在找尋這個」,休長老輕叩青竹行路棍,從盤結處不知怎地掏出個灰白色的光滑珠子,鵝卵般大小。

葉亢略略看了一下,低頭輕聲道:「休長老,她們要找的是五靈珠,不是小石塊。」

「花主,這個和大祭司給我們看的畫像是很像耶,灰白色,難道是厚土珠,怎麼在這個老頭子手上啊。」劍奴作勢欲搶,休長老輕笑一閃身,對着這顆灰白珠子輕輕呵了一口氣,指尖輕輕來回撫摩,灰白珠子霎時閃現出一道精光,轉瞬即逝。不一會功夫,一陣嗡嗡聲在門外此起彼伏。

「引路蜂」,岳隱兒兩眼一亮,欣喜不已。

「都要入冬了,哪來這麼多蜜蜂啊。」葉亢自言自語道。

「蠢貨,這可不是蜜蜂,不要問我是什麼,我不會告訴你的。」劍奴翻着白眼說道。

「你娘近來可好。」休長老接着問道。

「不大好。」

休長老也不追問,深嘆了一口氣說道:「等你回去了請轉告她,就說故人不負重託。」說完將手中灰白珠子遞給岳隱兒。

「老先生和我才初次見面就以這般珍貴之物相贈,就不怕認錯了人么」。岳隱兒抬頭笑問道。

「我認得你侍女背的這把軒轅刺,我也認得你這百鳥朝鳳頭轡,你和你娘的相貌也是一般神似。我知道這珠子對於你娘乃至於你的重要性,當初為了得到這珠子我還迫不得已使了些雞鳴狗盜手段。」

「休長老你還偷過東西啊。」葉亢失聲叫道。

「啪」的一聲,劍奴在葉亢腦袋上狠狠敲了一下:「五靈珠本就是我苗疆之物,休長老交給我們是義士所為。」

「這五靈珠不是軒轅黃帝請巧匠打造的么……」葉亢嘟囔着正準備說下去,被劍奴一瞪,瞬時不敢作聲。

岳隱兒彎身施禮道:「休長老之言小女必定轉告母親,雖不知長老與我先輩有何淵源,但是五靈珠對我鳳凰寨來說事關生死,如今靈珠現世,我將即刻動身趕回苗疆,只望能化解災禍,長老贈珠之恩請容後再報。」

休長老轉頭輕嘆,揮手道:「你這就去吧,機緣已盡,當無再會之日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