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遺錄》[鬼谷遺錄] - 第8章 靈珠初現

密室內劍奴和葉亢翻箱倒櫃,但是大多是藥用之物,並未見靈珠之類異寶。

花主幽聲道:「或許機緣未到,劍奴我們走吧。」

「我就知道這小子也是胡說八道,我們出來一年多了都沒找到,難道他胡猜幾句靈珠就現身了么。」劍奴嘟嘴對着葉亢抱怨道。

葉亢正躊躇間鐵丁跑了進來急聲道:「其他人都逃出去了你們還在這裡做什麼啊,華家財雄勢大,等他們緩過神來我們都走不了啦。」

「你做什麼,那是我的命根子,你個小賊,快還給我。」華文山聲嘶力竭地叫喊道。

葉亢漠然道:「這東西在你手上日後必為禍患,我先替你收着吧。」說完將玉石納入懷中,叫上鐵丁與二名少女向外走去。

華文山拼力追上前想奪回玉石,葉亢反手一掌,華文山應聲倒地。

走出華府,花主拱手告別,葉亢傻傻地呆立着不知道說什麼好,心裏隱約有不舍的感覺。

「姑娘是否在找尋什麼東西,洛陽地界上說到博聞廣識,當屬丐門執事長老休迎風,你們可以向他請教啊。」鐵丁熱心地說道。

「是啊是啊,休長老見多識廣,向他請教說不定會有所獲。」葉亢忙不迭地附和道。

「你們兩個是捨不得我們花主走吧,瞧你們那賊樣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動什麼歪腦筋。」劍奴斜着眼譏諷道。

「我們雖非大豪傑大英雄,但為人處事還算周正,絕非奸詐之人,小丫頭片子你可不要做誅心之論。」葉亢正色道。

劍奴自知理屈,嘟着小嘴不再說話。

花主柔聲道:「劍奴不要胡鬧,這二位兄弟雖是布衣,但是人品我卻信得過。而且洛陽丐門長老休迎風之名近來我也略有所聞,只是其神龍見首不見尾,一直無緣得見。既然這位葉兄弟是丐門中人,我們當施禮請其引見。」

「姑娘太客氣了,請跟我來。」葉亢在前引路,鐵丁和劍奴打着嘴仗,互不相讓。路上行人見四個衣着打扮各不相同的少年人走在一起嘰嘰喳喳,忍不住頻頻回頭觀望。

外城東老鼠窩,眾丐雲集,從華府地牢逃出來的眾丐正七嘴八舌地向各自丐首訴說著近來境遇,添油加醋好不熱鬧。

「這次要不是虧得我機靈,這麼多兄弟就見不着大家了啊。」侯三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說著自己的「功勞」。

「還什麼議事乞丐,西門葉亢在地牢里都嚇傻了,整天只知道吃啊喝啊,問他有什麼好辦法逃跑他半天連個屁都蹦躂不出來。」

「是啊,還是侯三哥英明,我們這些兄弟也齊心,只是西門的葉亢和肥三太丟人現眼了,膽子小,腦子笨。」

肥三縮在一邊不敢作聲,丐十八一臉鐵青地聽着眾丐七嘴八舌嚼舌根,心裏惱恨:都是丐門中人,說起是非卻全然不顧同袍之誼,葉亢為人自己最是明白,如果真像眾丐說的這麼不堪何能成為西門議事乞丐。只是性格孤僻不太合群,且學識見解出人一等,容易遭人嫉恨。

其他幾門丐首聽着各自丐眾貶低葉亢,都嘿然冷笑。武三清輕拍丐十八肩膀說道:「十八兄,我向來是欽佩你的為人的,但是這次拔頭簽,全耐侯三眾丐才能逃出生天,等葉亢回來了你不會護短吧。」

丐十八正待發火,「葉亢回來了,還有鐵丁和兩名陌生女子。」門外通傳道、

屋內一陣騷動,繼而安靜了下來。

「花主,我們到乞丐窩了啊,長這麼大都沒見過這麼多乞丐,他們不會向我們討要錢財吧,我可不會給他們。」

「劍奴不得無禮,我們來是有事請教的。」未見其人,眾丐聞其聲如聽天籟。

葉亢當先進屋,見眾人情形已知必有齟齬,也不作聲,引花主和劍奴西邊角落坐下。

「人也齊了,請休長老主會。」洛無言昂聲說道。外間稟門乞丐聞聲稱是,一溜小跑去請休長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