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遺錄》[鬼谷遺錄] - 第6章 血脈激發

華府地牢內,葉亢坐在地上狼吞虎咽。

說心裏話,長這麼大別說吃,見都沒見過這般多美食。鐵丁本來還擔心吃了這些東西會被當葯人拉了去放血,但一來餓着肚子確實難擋誘惑,二來看近幾日並未有何動靜,所以也小心翼翼拿了條清蒸羊腿吭哧吭哧吃了起來。

眾丐見二人無所畏懼吃得不亦樂乎,於是也先把生死放在一邊各自大吃了起來。

一個臉骨廋削,嘴角帶痣的中年乞丐蹲着向葉亢靠了過來,壓低了聲音說道:「這位小兄弟,我是南門的侯三,以前四門議事時見過你,你是西門議事乞丐葉亢吧。」

葉亢頭也不抬的「嗯」了一聲,自顧自的啃烤雞。

「看你雖然年少,但是既然能名列議事乞丐肯定還是有些本事的吧。雖然當下看來風平浪靜,但是從華府管家張魁嘴裏大家可是聽出來了,我們遲早難逃一死啊。你有什麼逃出去的好辦法沒,我們以你馬首是瞻。」侯三說完轉過頭掃視了一圈群丐。

本來還各自海吃海喝着的群丐聞言都停下了手中動作,聚攏過來齊齊低聲道:「以你馬首是瞻。」

葉亢正待回答,遠處傳來張魁沙啞的聲音:「這幾日城內盤查的嚴緊葯人不好找啊,老爺又想到個新法子,不用像以前那樣一次就把你們放乾淨,所以你們一時半會死不了啦。都好好歇息下吧,吃好喝好,等老爺過兩天新開爐鼎再用你們。」

張魁緊跟着對隨從吩咐道:「去,把葉亢那小子帶出來,老爺要用他。」

密室內,葉亢又被鐵鏈鐐銬綁在木床上。

華文山一手舉着塊薄薄的玉石一手拿着個瓷土罐,笑嘻嘻說道:「我就說你這小子的血有古怪。這麼多年來我這寶貝飲血無數(華文山想盡辦法獲取所能接觸到的每一個人的血液澆灌玉石)但是從無反應,沒想到遇到你的血竟似有通靈跡象。不過你卻不姓田,真是怪也。你實話告訴我,你是不是本姓田,後來才改的名字!」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人葉亢,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依然是這個名字。還是那句話,要殺就殺要剮就剮,別他媽的廢話。」葉亢怒罵道。

「不管你叫什麼,拿你來驗一下,能開啟玉石就行。」

華文山放下手中瓷土罐,從木床邊桌案上平攤着的羊皮布上抽出一根銀針,狠狠的扎進葉亢右手食指和中指,然後把滴着鮮血的手指緊緊按在玉石上的星印處。

葉亢被針扎先是吃痛哼唧了一聲,繼而竟感覺到一股暖流從指尖蔓延全身。

眼前豁然一亮,一幅水墨九州山河圖現了出來,不一會慢慢凝聚而成一個「醫」字。

一名神采矍鑠慈眉善目的老者拄着一根龍頭拐杖出現在眼前朗聲而道:神道渺渺,人世滄桑,生老病死,事屬平常。然生靈疾苦牽於我心,且醫者立仁,不求逆天改命,只願集金石之大成,還萬民以生機。啟我遺錄,即入我門,當心繫天下勿存惡念,學以致用造福蒼生。切記,切記!

葉亢眨了眨眼睛,發現閉着眼睛眼前還有景象,一本大大的竹簡古籍浮現眼前,簡上大筆題書——鬼谷遺錄。隨着思緒飄動,腦海里滿是各類藥草功效,丹丸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