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道修仙:成為道尊的那些年》[詭道修仙:成為道尊的那些年] - 第7章 消失的湯藥

等付守政解決完生理需求,他卻沒急着返回房間,而是盯着坑中黃澄澄的液體發愣。

地上的液體就像一面昏黃的鏡子,不僅倒映着天空,還倒映着付守政的身影。

他埋頭湊近了一些。

而後,他發現了極為恐怖的一幕。

自己倒映出來的臉,居然跟楚端陽長得一模一樣!

他清楚的記得楚端陽的長相,可在他獲取到的記憶里,楚清明卻從未照見過自己長什麼樣。

如果楚清明跟楚端陽長得一模一樣,豈不是說明他們是雙胞胎?

但是……

清明和端陽可都是節日,若是用節日取名,基本上都是節日當天出生,否則沒什麼人會這樣叫。

而清明是三月初五,端陽是五月初五,中間隔了足足兩個月,又怎麼可能是雙胞胎呢?

這件事兒的疑點更重了,付守政甚至不敢輕易回房,擔心會不會有什麼埋伏。

他顯然忘記了,自己可是剛剛回過屋子,真要是有陷阱,那他早就死了。

就在這種讓人神經完全緊繃的時候,一道喊聲猛然在付守政身後響起。

「兄長,這是作甚?」

付守政瞬間冷汗直流,有些難以置信地回過頭去,又因為身體不便的緣故,他只是轉動了上半身,腳並沒有移動。

這在楚端陽的視線里,楚清明就像可以隨意扭曲身體的蟲子,異常恐怖。

而當付守政轉過頭看見楚端陽那張跟自己相同的臉,一樣是害怕得緊。

可他還是鼓着勇氣開口道:「你……你何時回來的?下午去了哪裡?」

「兄長你忘了?我下午出去做工了,這不才回來嗎?」楚端陽回答道。

「在誰家做工?做了些什麼?」付守政追問道。

「讓我想想……我去了王瘸子家,幫他砍了些柴火,還殺了一隻鴨子。」

這個回答讓付守政更加感到膽顫心驚,因為他明明就在取壽隊伍里看見了王瘸子,楚端陽怎麼可能是去幫王瘸子做事了?

他一定是在騙自己!

付守政走出了茅坑,但仍與楚端陽之間保持了一段距離。

他的注意力不僅放在了楚端陽身上,還時不時看看周圍有沒有行人路過。

楚端陽的身份根本就不存在,那這人又會是誰?

不論如何,他如此欺騙自己,一定是有什麼不軌的想法,付守政很想逃離這地方。

可要是沒有行人拉他一把,他自己根本就跑不起來!

「兄長,天都快黑了,咱們先進屋吧,免得待會兒有邪祟尋着味兒找過來了。」

楚端陽上前扶起付守政,轉身就往屋裡走。

雖然知道他不對勁,可付守政也不敢撕破臉皮,畢竟自己現在連獨立跑路的力氣都沒有,真要是激得楚端陽動手了,肯定也沒什麼好果子吃。

就這樣,付守政再次回到了房間內。

楚端陽將他扶到床邊,而後以壽命點燃天燈。

房間內的昏暗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暖黃的光線,驅散了付守政心底的恐懼。

這天燈沒來由的給他一種安全感,彷彿只要燈還亮着,就不會遭遇任何危險。

「兄

猜你喜歡